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Cytus】Vanessa 凡妮莎(一)

新坑,Cytus世界观中New World之后发生的故事,记忆究竟是人类灵魂的载体还是毒药?试着写一写废土朋克风。

-------------------------------------------------------------------------------

    天黑了。确切的说,凡妮莎头顶上空的颜色又深了一度,再过十五分钟左右就会完全超出凡妮莎的眼部摄像头的识别范围。

    而凡妮莎现在正遇到一个大麻烦:除了要躲避高空落下的部件,她身后还跟着那群街头混混——他们断断续续,尾随凡妮莎已经有一个月,而今天找到逃生路线的好运偏偏没有及时出现。凡妮莎都能听到他们身上那些不吻合的部件,摩擦的喀嚓作响,每一下都让凡妮莎心惊肉跳。

    “嘿,看来今天你的运气不佳,美妞。”为首的混混只有四分之三颗脑袋,得自己握着自己的心脏,有时候得让他的手下帮他拿着那颗怦怦跳的机械心,好腾出他的手来扣动扳机。混混头子杰克森朝凡妮莎笑着,露出一排锯齿型的、沾满油污的牙。

    已经无处可逃了,凡妮莎绝望地敲着她能摸到的每一扇门,但没有人会在能见度这样差的时候开门,更何况他们能听到外面在发生什么。想要在油泵区这样的地方活下去,招惹这些混混帮派可不是个正确选项。

    凡妮莎抄起手边一根棍状的物体:似乎是铁棒,或者棒球棍一样的东西。她盯着眼前逐渐开始模糊的杰克森众人,将手中的物体胡乱地在空中挥舞起来,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引得杰克森手下们牵着的机器狗也不住地狂吠。

    “留点力气,你那张漂亮的小嘴待会还有别的用途。”凡妮莎已经完全看不到东西了,只能听到杰克森和他的那众伙计们疯狂的大笑。

    凡妮莎尖叫的更加用力,仿佛想把那些下流话跟自己的耳朵隔开一样,但没什么用。她似乎已经感觉到杰克森的手指就要触碰到她。

    “嘿。”

    一个女人的声音自凡妮莎背后响起,沙哑,似乎是一个佝偻着腰背的老妇人。

    “你们能不那么大声吗?拜托?你们知道的,我的一些客人,他们不太喜欢噪音。”

    “你他妈管好你自己地盘的事情,老妖婆。”凡妮莎听到杰克森这样说道。

    “杰克森,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听到身后的声音这样说,凡妮莎浑身的电信号都在奔流咆哮:这些人居然是同行。但转念一想,他们似乎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快滚,杰克森,趁你的心脏还没生锈,好好享受生活。”

    “除非你把这女人交给我。”

    “好啊。你来啊。她就在这。”

    “你他妈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抱歉,我是不是用太多高级词汇了?不过你真该好好念高中的。“

    “少鸡巴废话!让你的这些东西滚开!“

    身后的人叹了口气,然后用力的将凡妮莎扯到自己身后,凡妮莎好像踩到了几根电线,随即屁股着地坐在污泥里。“你知道的,亲爱的,这些‘东西’能把你和你的小伙伴们怎么样,对吗?”女人着重重复了一下“东西”这个词。

    有人开了枪,似乎是改装过的榴弹,点燃了一堆汽油桶,然后就是一声爆炸。爆炸的火光让凡妮莎的眼前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女人的背影,以及环绕在她跟自己身边的那些“东西”:与电线非常相似,但它们身上闪着一排排的红点,有时又变成蓝点,在空中挥舞着,像一群巨虫,扭动着冲向远处的人,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我很喜欢你的右眼,杰克森,做工精良。这种夜视仪可是稀罕货,非常不错。”女人接过一根“东西”递过的物品,放在自己眼前比划了一下,像看一个望远镜一样,然后朝着远处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大声说。

    “有空来玩。”女人挥挥手,转过身来对着凡妮莎。她的声音嘶哑,但身姿挺拔,容貌艳丽。一双眼,分别是一蓝一红的摄像头,将凡妮莎从头到脚端详了一遍。那些“东西”长长的身体在空中弯曲成各种角度,它们的顶端也冲着凡妮莎, 好像它们也在盯着她一样。

    “从我的门口滚开,小丫头。还有,别乱动我的收藏。”女人从凡妮莎手中抽走那根铁棍,跨过凡妮莎,将那根铁棍狠狠钉在她的门前,半根铁棍就这样插进那好几层的钢板防护门中。

    “女士!”凡妮莎拉住女人的裙角。

    女人又回头看了凡妮莎一眼:“又是个新人。刚从收容站出来?几个月了?”

    “三个月了,女士!我叫做凡妮莎,被那些人骚扰了一个月,没有人敢雇佣我做任何事。请让我为您工作,给我一口饭吃!”凡妮莎手上的油污染黑了女人的裙边。

    女人的双眼聚焦了一下,放声大笑,然后说:“不愧是新人。‘饭’这个梗听了这么多次还是这么好笑!连夜视眼都没有的新人能帮我做什么事?快滚开。“

    凡妮莎被那些“东西“拎着衣服从女人裙子上剥下,甩在一旁。

    “尽量靠近那堆点燃的汽油桶,那些动物说不定就不会撕碎你。“女人说着,推开那扇铁门走了进去。门内一道黄色的暖灯打在凡妮莎身上,随即被切断了。

    凡妮莎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巴,但这让她看起来更糟糕了。她只好放弃,走向汽油桶。

    身后响起一声急促的吱呀声,凡妮莎又一次被拎着衣服提到半空,然后瘫坐在女人面前。室内的灯光照在女人身上,映得那身红裙熠熠生辉。

    女人蹲下身子,捏着凡妮莎的脸颊,一字一字地说道:“敢给我惹麻烦,我就把你扔去焚化炉,听懂了吗?“

    凡妮莎任凭女人捏的自己脸颊生疼,但依旧盯着女人的那双异色瞳,坚毅的点了点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助手、跟班、佣人、私人秘书。你将要给我工作到你的关节生锈、大脑报废。以后叫我老板,亲爱的。“女人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进门。凡妮莎揉揉脸,爬起来,跌跌撞撞的随着这位新老板走进那片光芒中。

TBC.

评论(9)
热度(4)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