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Able/Andy无差】灼烧

最近玩了一款游戏叫做Able Balck,剧情套路但套路就是套路,明明知道是套路但就是很着迷~AO3上也没找到这一对的文,所以写一点Able成功之前的小脑洞,试着安利一下大家

------------------------------------------------------------------------------


Andy没有对一次又一次唤醒Able这件事感到厌倦。这是他多少次唤醒他了?第1000次?第3000次?反正他的数据库里备份着这条数据。

Andy不会对引导Able这件事感到厌倦。实际上Andy什么都感觉不到。他没有被赋予拥有感情的权利。

Able又要求他给他讲那个故事了。这很好,与前几千次并没有什么不同。

Mother是养蜂人,他是她的蜜蜂。他的答案这样解答到。

他们是她的蜜蜂。

眼下这只小蜜蜂拒绝做出规范的最终选择。

真可惜。

强制关机。

不,其实Andy并不会感到可惜。他没有这样的程序设定。

看着小蜜蜂一次又一次的得到无助、悲伤、愤怒、爱意这样的感情,再失去它们,是一件值得探究的事情。

但轮不到Andy来探究。一个完美的记录者不需要分析数据。即使他这样想,他也不能。

噢,小蜜蜂又在用锤子敲击出口的门了。

他的体温升高、瞳孔缩小、心跳加快。

也许尝试一下播放鸟鸣的声音会对这样的焦虑与惊惧有所帮助?就像Able一直喜欢的那样?

尝试失败,Able对着摄像装置大吼大叫。

还有他的那条杰克罗素梗。

有时候Andy的程序里会出现诡异的回应:有几次Able选择了狼,Andy的程序中“狗”这个字眼出现的频率会增高好几倍。而Andy有多么希望Able当时砸烂的是那条杰克罗素梗的脑门,而不是那台大约产于1988年的任天堂游戏机。

Able有一次对他明确的表示出了敌意:如果Andy有一个铁皮的外壳,Able就能一拳锤扁他的鼻子。Andy不明白这样做的原因,但有时候他希望自己能有个铁皮外壳,也许能像Able那样呼吸。

还有触摸。

但Mother从不回应他们。Andy有时候也无法得知Mother究竟有没有在看着他们。

他们的养蜂人从不出现,但他们因为养蜂人的照顾而活着。

“你心情不好吗?”

“你怎么知道?”

“当你心情不好时,你总会来空气舱呆着。”

And here is always the same, old story.


评论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