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银河护卫队/雷神】A Wish in Valhalla

亲情向,一个父亲与另一个绝对能理解他的母亲,以纪念勇度,以及当年因为被基友拖去看雷神2的主母之死而入漫威坑所以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有共同语言。


-------------------------------------------------------------------------------


勇度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光芒之中。他的手心暖呼呼的,跟他的身体一样。


太过耀眼了,勇度揉了揉眼睛。他记得他死了,像自己的追随者们那样的死法,但他死在自己儿子身边。很幸福,勇度摸着自己的胸膛,那里温暖的让他都忘了那里已经没有跳动的心脏。


没错,他的确死了。但他是个掠夺者,一个恶棍,迎接他的难道不是虚无的黑暗吗?


“你好,陌生人。“


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温婉,自勇度面前而来。勇度这才看清楚了,身边这耀眼的光芒来自自己面前的这位女士,她太过耀眼,甚至让勇度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她;等到她开口问好,身边的光芒才逐渐减弱直到消失不见。


“你好,女士“勇度被这位女士的气场折服:她穿着纯白的长裙,金色的卷发像地球午后的阳光一样温和,就像勇度淘到那个随身听的地球下午,女士那双眼睛没有任何恶意,简单的注视就让勇度心情平静,”能不能告诉我,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欢迎来到英灵殿,异乡人。你并不属于这里,但你依然到访。你一定留下了值得歌颂的事迹。“女士这样说到,摆手示意勇度坐下,勇度这才发现自己身边有一条似乎无尽长的餐桌,上面满是自己没见过的美食琼浆。接过桌上酒杯自动满上的佳酿,勇度抿了一口,他的喉咙像被一道闪电划过,呛得勇度咳了几下。


“请原谅我,女士。我没有什么事迹,正相反,我是个宇宙强盗、小偷、绑架犯。这一定是出了什么错。“面前女士的笑容让勇度低下头,注视着酒杯中自己的倒影。


“英灵殿从不犯错,勇度。你让全宇宙向你行礼,更可贵的,你救了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


勇度瞪大了眼睛,习惯性的撩起衣服下摆的同时抿起嘴唇,但他在下一秒想起了自己的断箭,只好做出威慑性的表情,却引得女士一阵轻笑。


“请不用紧张,你现在身处英灵殿,神域的高尚亡魂善终的地方。我们都是平等的亡灵。”女士坐在勇度的身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你尚未安息,勇度。让英灵殿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女士说。


勇度的眼泪溢出眼眶。


“让我见见奎尔,和我的部下。”


眼前一阵斑斓的色彩闪过,勇度漂浮在那架熟悉的驾驶舱内。他的肉身正躺在一群人中央,被自己曾最爱的小玩偶们包围着。勇度想摸一摸自己的水晶青蛙跟橙发丑娃,但自己的手指不可避免的穿透了它们。


有人在讲话,是奎尔,但勇度无法听清他在说什么,奎尔的声音像是隔着好几层防护罩那样浑浊不清,但勇度看的清楚:所有人的眼泪,浣熊的眼泪,小树枝的眼泪,奎尔,他引以为豪的孩子的眼泪。


勇度笑了笑,身为掠夺者的孩子居然还会掉眼泪,小心我让我的部下吃了你。


当然,勇度只能这样想想。他那群部下要是还在的话肯定会第一个吃了勇度自己。


勇度一扭头就看到了克拉格林,那个尖耳朵的小子斜靠在方向盘上,把一半脸埋在胳膊弯里,只能看到他那只亮闪闪的眼睛。


哦我的孩子们。勇度想给奎尔跟克拉格林一人一个脑蹦,但想想还是算了,取而代之的是勇度仗着自己是个灵体的优势在所有人的身体里穿来穿去,甚至在奎尔的头顶上竖起了自己的中指。勇度笑的停不下来,眼泪也停不下来,只是那些眼泪刚流出眼眶就化成粉尘一样的颗粒消失了。


哦,他们终于要火化我的尸体了。勇度看着自己的手指,随着尸体一起分解成各种颜色的小点点,在空中打着旋。


女士站在自己身边,微笑着朝自己点点头。勇度回头看看奎尔,真奇怪,看着这小混蛋哭还挺让自己神清气爽的。将自己不断分解的手搭在女士的手上,他们一同化成粉尘,随着自己的骨灰飘散进飞船外的宇宙空间。眼泪远去了,悲坳远去了,愧疚远去了。勇度看到了无数的飞船从不同的虫洞赶来,他们的礼花与自己的骨灰融合在一起,将这一片异色的宇宙渲染的更加瑰丽。


女士化成的光芒笼罩着自己,勇度得以窥见一丝女士的过往:远远的,那是一条小木船,一点火星从远处的山头落下,然后无数的火星紧随着它,划破漆黑的夜空,流星一样,随水远去。


“女士,你是谁?”勇度在那片光芒中,用五彩缤纷的姿态问道。


“正如你是个父亲,勇度,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我羡慕你,勇度,你的孩子见到了你最后一面。”


“我曾是神域主母,我名为弗丽嘉。但当我生命之火陨落之际,我更愿意被称作索尔与洛基的母亲。”


勇度的彩色消融在宇宙的边际,伴着一道隐隐的光辉,随即也消逝在时空之间。


The End.

 


评论(2)
热度(43)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