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芙双芙cp楚白楚cb】盗圣盗帅再聚首 失忆妙人表真心

打脸很高兴!因为这篇写的好开心!先开个头,等放假了就填坑!我话撂这儿了!注意:两对都是无差!!!两对都是无差!!!两对都是无差!!!

----------------------------------------------------------------------------

【后院水井旁,祝无双正在指导莫小贝练武】

莫小贝:【扎马步,表情扭曲】还有多久啊无双姐,我,我快坚持不住了!

祝无双:【手拿一包冰糖蜜枣在小贝眼前晃悠】坚持坚持再坚持,咱们当初说好的嘞。【说完拿出一颗扔进嘴里】

莫小贝:【身形摇晃,哼哼唧唧,哭腔】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祝无双:坚持啊,坚持住了啊,三,二,一!结束!

小贝应声一屁股坐地上,无双连忙去扶。

祝无双:快起来快起来,地上凉。这次表现不错,这些都是你的了。【把纸包递给小贝,小贝欣喜地接过,抓了一把就往嘴里塞,噎到喘不上气】别别别,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莫小贝:【一边嚼一边说】无双姐,你说啊,这练武功,为什么非要扎马步呢?小郭姐姐也让我扎,陆师兄也让我扎,现在你也让我扎。【撅嘴】

祝无双:小贝啊,这武功呢虽然各门派都有所不同,但是基本功都是一样的,现在吃点苦,以后就好了,啊。乖。

莫小贝:【继续边吃边说】无双姐,白大哥如果是你师兄的话,你除了那个点穴手,轻功一定也很好吧。

祝无双:【支吾】额,还,就,可以吧。

莫小贝:【立刻凑上去,一脸谄媚】那你能教教我吗?我也想学轻功。

祝无双:你,你学这个干嘛呀?你又不跑江湖。

莫小贝:学了轻功,要是有一天惹我嫂子生气了,我好跑啊。

祝无双:哦~你学轻功,就是为了气你嫂子啊。那我不教。

莫小贝:别别别,你这么想啊,万一哪一天放学路上遇到山贼,我就算救不了同学,至少能给自己留条小命啊。无双姐,你就教教我吧,我是真心想学。【说着拉着无双手摇来摇去】求求你嘛~求求你嘛~

祝无双:那你怎么不让师兄教你啊,他的轻功可比我好多了。

莫小贝:你想啊,白大哥跟我嫂子是一伙的,他能教我吗?

祝无双:【挠脖子】说的也是啊。那好吧。我教你。

莫小贝:【立刻从地上蹦起来,一边蹦跶一边拍手】太好了太好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祝无双:那好,你看好了啊。轻功讲究的就是稳平快,将你的查克拉汇聚于……

莫小贝:等等等等,查克拉?咱们这是武侠世界不是忍者世界。

祝无双:诶呀反正就这意思。继续继续啊。汇聚于丹田,然后就……嘿!

说完,无双提气,脚尖点地,站在水井沿上摆了个pose。

祝无双:然后你再看啊;嘿!【脚一滑跌入井中】欸欸欸啊!!!

莫小贝:【趴在井边】无双姐!无双姐!【把蜜枣一扔】来人啊!来人啊!无双姐掉井里了!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啦!!!

【场景切换到大堂,佟白从楼梯上走下,手里攥着毛巾端着脸盆】

白展堂:还好我到的快啊,再晚一点人就没了。【指着小贝】你说你,好好的学啥轻功啊!无双要是轻功好她小时候能那么胖吗?

莫小贝:【哭着说】那我又不知道嘛!是无双姐说她轻功好,而且我求她的时候她也没拒绝我啊!我哪知道会这样啊?【说着往桌子上一趴】

佟湘玉:你说说你,连衡山剑法都练不下来,还想练什么轻功。【去门口看了一圈又回到大堂】诶呀饿滴神啊大嘴去找大夫咋还不回来嘛?这个点就算去十八里铺也该回来了呀。人命关天的事情还这么磨蹭。【焦虑地扇扇子】

秀才揣着手,在楼梯口走来走去,不时往楼上看去。小郭咳了一声,秀才立刻凑到小郭身边捏着小郭袖子。

郭芙蓉:死——开——【秀才被喷到一边】

李大嘴:【声先到】神医,您这边请!

大嘴领着一个白衣人走进客栈。白衣人面相年轻但眉须皆白,一把白胡子,戴付圆框眼镜,手持一面“妙手回春”旗。

佟湘玉:【戳大嘴】让你去找大夫你跑到哪儿去了?【然后冲着白衣人摆出商业笑容】这位是?

白衣人:在下楚巴望,这是我的名帖,请笑纳。

佟湘玉:楚霸王?自刎乌江那个?【众人看向她】我不是那个意思……【看了名帖】您就是大嘴找来的大夫啊!快快快楼上请!

众人簇拥着楚巴望上楼,老白注视着他们,若有所思。

【场景切换至佟闺房,楚巴望给昏迷的无双号脉,众人一脸担心,老白警觉地盯着楚巴望】

楚巴望放下手,走到小桌前倒了一杯茶,闻了闻,又放下了。

吕轻侯:先生,请问无双她……【小郭瞪了一眼,秀才缩了回去】掌柜的你问。

佟湘玉:楚大夫,无双她到底有没有事吗?

白衣人:这个不用担心,只是受了惊吓,再过一会就能醒了。只是……

刚说完,无双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

白展堂:双儿!妹儿啊!你醒啦!哥都快急死了。下次别再瞎教别人武功了啊。你看你,一头汗【说着就用毛巾去擦无双额头上的汗】

无双突然尖叫起来,吓得老白扔了毛巾往后坐。

白展堂:咋咋咋了?

众人围上去询问,无双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摆出要迎战的姿势。看到无双这样,所有人都躲到淡定坐着的楚巴望身后。

佟湘玉:大夫,你刚刚话没有说完,只是啥?

白展堂:【焦急】妹儿啊,你到底咋的了?

祝无双:我这是在哪儿?你们都是谁?要对我怎么样?我又是谁?

众人瞪大眼睛看向无双,又看回楚。

白衣人:她掉下去的时候头磕到了,又被凉水一泡,应激性失忆。

众人:啊?

祝无双疑惑地看着众人。

【场景转换,第二天,大堂】

白衣人:这种事情没什么药能吃,没事疏通一下各个穴道脉络,应该问题不大。楚某告辞。

佟湘玉:好好好,谢谢大夫。但是我们怎么知道穴道这种事情嘛,还是得请您再留两天。无双是我的好姐妹,医药费我绝对不会含糊,该多少就多少我绝不还价。

白衣人:你们这应该有人会这些啊,我就不用留下了吧。祝掌柜的生意兴隆啊!【拿起行李就准备出门】

白展堂:【从门口走进来,挡住楚】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衣人:我……

白展堂:你什么你?戴个假发套我就不认识你了?你看你那小样。【伸手揪下楚的胡须】

楚留香:【捂着下巴】疼疼疼!小苏上了不少胶呢!老白你这人怎么开不起玩笑啊?没劲。

众人诧异。佟看着白指指楚。

白展堂:【讪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传说中的……

楚留香:哎等等等等,让我把妆卸了。【说着闪电一般冲向后院】

【屏幕全黑,上书“一炷香之后”】

楚留香恢复本貌,那身白衣没有变,扇着扇子,撩开帘子朝大堂众人而来。

楚留香:【一脚踩在凳子上,但是踩空了摔了一下,尴尬地站起来重新耍帅】大家好,在下楚,留,香。【对着镜头放电】

所有人惊得向后倒去,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佟湘玉:展堂?

白展堂:【倒了碗水】你别摆你那pose了,这招在这没用。

话音刚落,白抬头看到佟郭一脸害羞地凑近楚,小心地摸了摸楚留香的衣服。楚留香朝她们飞了个吻,佟郭捂着心口春心荡漾跑到柜台后面偷看。

李大嘴:【对秀才耳语】这架势我咋好像在哪儿见过呢?

吕轻侯:【耳语回去】当时老白暴露的时候对我们也是这招。【音量放大】你们业内人士都是这一套啊?

白展堂:【把碗重重一放】什么都一套?他那是学我的!学了个皮没学到瓤,也不知道那些姑娘都看上他啥了……

楚留香:【把扇子一扔,瘫坐在椅子上】不摆了,累死了。我哪知道效果那么好?你这样的时候也没见姑娘往你身上扑啊……【看见白瞪他】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行了吧!我白出于白胜于白行了吧?

白展堂:你少来啊!你姓白还是我姓白?欸你怎么到这来了?【悄悄说】来逃难的?

楚留香:呸!你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白展堂:行了行了,你快点走,你这么显眼别把六扇门的招来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谢谢啊!

【楼上突然传来一阵叮当砸东西的声音,然后门开,小贝嚎着冲下来,后面跟着无双】

莫小贝:救命啊!嫂子!嫂子!

佟湘玉:【和郭吕白李冲上前将小贝挡在身后】这这这这是咋了嘛?小贝你不是上去送饭去的吗?

祝无双:小姑娘,我看你好眼熟,我是不是认识你,你是不是认识我?【眼神炽热】

莫小贝:我都说了,我,我就知道那么多,你不要找我啊!

白展堂:妹儿!【被无双瞪】无双啊……【又被瞪】祝,祝姑娘……我滴妈呀咋那么别扭呢……我是你的师兄,从小咱们一起长大;这些都是你的兄弟姐妹,你自从葵花派解散了就到了这,是掌柜的收留了你。你真不记得啦?

祝环顾四周,挨个死盯过佟、莫、白、楚、李,直到看到站在一起的吕郭,就靠得更近地观察,然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郭芙蓉:【把秀才挡在身后】你你看什么看?你想怎么样?我警告你啊,你不要过来啊,我排了啊,我真排了啊!排山倒……

祝无双:【对郭行了徒手礼】这位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众人:啊?

郭芙蓉:【指自己】我?我是……郭芙蓉。你【回头看看秀才】,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啦?

祝无双: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一看到你,我的心里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欸!

郭芙蓉:【被祝无双追着满大堂跑】无双,无双你不要这样嘛,你这样,我,我求你了!【被无双拉住然后拖向后院】掌柜的救我!

佟湘玉:不要怕不要怕,你们先去谈心啊!我们就不打扰了啊!【说完带领众人】上楼开会!

楚留香:嘿,这就没人理我了?不过这地方倒是挺有意思,再呆几天看看。【扇扇子,再次朝镜头放电】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1)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