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昨晚drop掉一门学不懂的课,今早也没去上课,在床上躺了一会决定跟爸妈视频汇报这个事。

之间说了很多事,弟弟上学啊,回老家探望啊,国内近况啊这些。然后很普通地谈到婚恋上。在视频前我跟爸爸打字,说自己不婚不育的未来计划,他似乎有些情绪波动。视频里我妈问我有没有男友,我说没有,这是实话,妈妈似乎不这样想,觉得我大概害羞——我泛性恋的事家里只有爸爸知道,并对此保留意见,只说他会静观我的成长。为了让妈妈放心,我告诉她暑假开始跟一个网络朋友和一个初中男同学聊得很多,并对初中同学有好感,如果到时候回国了他还单身就去提议要不要在一起,不以结婚为前提,只是谈恋爱。我妈看上去放心了一些,视频到这里爸爸没有出镜也没有说话,所以我不知道他对此作何反应。

妈妈希望我留在国外,直说的话就是如果能找到外国男友结婚了是好事,我对留不留在某一个地方并没有什么执念,有缘分就留,没缘分就走,对我来说没什么依恋也没什么难度。妈妈又说,等我回国大概呆不到半年就又想走,说18岁左右这个阶段身处的地方可以算是一个人的第二故乡。

然后她说,她当年就知道如果放手让我走了,我就会飞得远远的,很难回来。

我心里一紧,但是开了个玩笑,说我又不是信鸽,哪有放手就飞了。

十八岁那年出国,在北京机场,我没有回头看过我妈妈和弟弟,我猜我妈可能哭了,看着我的背影,看着当时心里已经跟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牵绊永别的我的背影,觉得我越走越远,再也不会回来。

我妈的第六感很准,但是她逻辑思辨能力很普通,所以很少能用分析的方法解释她的预感。而这次她又猜中了,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背影看上去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我当时心已经死了,用了最后的力气跟一切说再见,然后踏上这个喀戎筏子似的航班,之后一直等待合适的机会来做最后的道别。

而我又那样狡猾,我用留学这个借口来把计划变得完美,不让任何人有机会挽留我,让即使看到我越走越远的妈妈,也不能说出任何话。

看着骨肉走向死亡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我想象不到,我能想象到最接近的心情是儿时坐上飞机或火车,我舍不得的人们站在外面,我站在里面。

我似乎做了残忍的事,可我的本意却又是好的。作为一个重视结果胜过过程的家庭的孩子,我依然是有罪的。

可我现在除了哭泣,依然什么也做不了。

只剩哭泣。

评论(4)
热度(2)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