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守望先锋】【麦76无差】余烬(5)

本来想写个比较平静一点的公路片,结果坑了太久再拾起来就写成了b级片,还是特别垃圾的那种,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所以没写多少

----------------------------------------------------------------------------

一. 启程

二. 炼金术士

三. 荒原狼与异乡鬼

四. 准备

五. 西南雪山

  在离开前布丽吉塔找到了他们,但不是为了猎魔人与吸血鬼,而是美。他们坐在第一次遇见布丽吉塔的那个酒吧里,布丽吉塔闷头喝酒,美则是怔怔地看着放在她面前的热可可。两位男士不知道该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但布丽吉塔看起来很严肃,加上之前发生的事,他们选择坐在旁边的桌子,不去参与女士们的谈话。

  布丽吉塔的啤酒喝光了,她才开口:“记得替我去给我叔叔扫墓。“

  美点点头,捧起热可可喝了一口,里面加的棉花糖已经变得稀泥一样。

  然后她们再也没有说话了,直到美和她的雇主们离开,布丽吉塔一直坐在原位。

  当美将她的帐篷收好后他们就出发了。先是经过了一片辽阔的雪原,白茫茫的,除了雪什么都看不到。雪橇狗拉着他们在那里拼命地跑,麦克雷能看到它们口中呼出大团大团的雾气:他跟美都穿得很厚实,但觉得束缚手脚的只有他一个人,莫里森则是彻底放弃了掩饰自己,依旧穿着之前的猎装,脖子上围着他给自己买的围巾。麦克雷有点嫉妒地盯着他看,直到莫里森回望向他时才移开视线。

  雪橇狗只能将它们送到有限的地点。美给它们松开绳子,称呼它们好孩子,摸摸它们的头和肚皮又给它们食物当作奖励。然后发出指令,犬只们耳朵立刻竖起来,原路返回了。

  “它们都很聪明,像人类的小孩子一样。“美说。

  接下来是痛苦的步行时间。麦克雷曾经以为雪山就是一座覆盖着松软落雪的山,而现在,遍地已经冻结成冰的路面叫他吃足了苦头。最后,原来意气风发抢在美前面探路的麦克雷灰溜溜地跟在熟练的向导后面,沿着美的路径行走,当他发现莫里森几乎是漂浮在冰面上的时候气坏了,但踢雪发泄又让他摔了个四脚朝天。

  “放轻松,麦克雷先生,重心要前倾。“美慢悠悠地说。

  “需要我扶你吗?“莫里森语气中带了些谐谑,麦克雷没有理会。

  走过雪原,紧接着就是一座峡谷,里面完全被冰块覆盖,冰石笋冰柱随处可见。在这里麦克雷反倒可以走得顺利一些,因为冰面上很少有积雪,光滑地很适合滑行。他学着美的样子将雪橇先滑动起来,然后跟在雪橇后面双脚交替着滑行。莫里森则没有任何改变,但是他对这个不自然的峡谷有些起疑。

  “麦克雷,我们最好小心一些。“

  “什么?“

  “你不觉得这里跟刚才的雪原比起来太不自然了吗?看看这个东西,“莫里森指着他们刚刚经过的一块上大下小、上面布满十分规则的圆形空洞的冰块,”我承认自然之母是伟大的,但这样子形状的冰块怎么看都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麦克雷这才意识到这股一直伴随着他的奇怪感觉:那些冰柱和冰石笋几乎没有形状相近的,而是千奇百怪,像是有人刻意将它们塑造成不同样子似的;而他脚下的冰面太过平滑整齐,更像经过人工修整。而刚刚滑冰的畅快感掩盖了这股违和感。美发现他们的停留,又返回他们身边。

  “我们就快出去了。你们最好走快一点,免得……“

  美的话还没有说完,峡谷内就突然刮起狂风,吹得他们几乎站立不稳。紧接着手掌大的雪花降下,峡谷内立刻失去了良好的能见度,连四周都突然陷入昏暗。积雪的高度见长,他们越来越难保持站立。他们的衣服被利刃一样的风割烂,衣服变得破破烂烂挂在身上。麦克雷被莫里森挡住,吸血鬼的躯体为他和美阻挡了一些伤害。

  “这他妈的是怎么了?”麦克雷大吼,冰冷的空气刺得他舌头发麻,让他的声音都变了调。

  美依旧对这一切无所谓的样子,她坐在雪地中,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要不是她的鼻孔和嘴巴在激烈地呼出白气,说她死了麦克雷都行。

  “喂!”麦克雷揪起美的领子。他们现在就要被这诡异的暴雪活埋了,而他们的向导还在做着白日梦。求生的本能让他扬起手掌,试图让美清醒过来。

  “麦克雷!”

  麦克雷被莫里森少见的怒吼喝止了。他手中依旧拽着美的衣服,而自己吃惊地望着莫里森。莫里森的眉头紧皱着看着自己,好像自己要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他只是想活着!这具早就死了尸体怕是早就忘记了曾经活过的日子!他像对莫里森这样吼出来,但他没有。莫里森身上被暴风切割出来的伤口不停地被切开,然后在这样的温度下被冻住,再切开,再冻住,而莫里森只是皱着他那该死的眉头看着他。他说不出那样的话,光是张着嘴他的舌头都快要掉了。他死死地盯住莫里森,牙关紧咬,后槽牙磨得咯吱响。他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虽然他几乎什么也吐不出来--然后将美扔在地上。

  好极了,让我们死在一起。麦克雷放弃了,他朝莫里森的方向靠得更紧,也许是想从莫里森这里得到什么热量,可惜莫里森的身体也像个冰块。

  四周传来嬉笑声,像是从另一个空间传来的一样。麦克雷的眼睛几乎睁不开了,只有耳朵勉强在工作。他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后来那笑声越来越张扬,距离他们越来越近,麦克雷这次确定了。他们现在被积雪盖的严实,从外面看就像一个小雪堆。

  “杰克,你还能动吗?”

  “嗯。”

  他们伏在对方耳朵边悄声说着。

  “等外面那个离得够近了,你就动手。“

  “好。“

  他们在雪下潜伏着。过了一会儿,莫里森的眼珠变得通红。

  “来了。“

   麦克雷看不清莫里森在做什么,只能听到嘶吼和撕咬皮肉的声音。笑声的主人笑得更加放肆,并且朝着麦克雷的方向冲了过来。他的眼前是雪白色的一片,他有些害怕,但当笑声出现在他耳边时,他使出身上所有的力气沿着那股散发干冷还带着莫里森血腥味的方向挥动自己的胳膊。他的手臂打中了她,笑声变为尖叫,快要撕裂他们的风蓦地停了。麦克雷挣扎着爬起来,龙血在他体内剧烈地翻滚着,像团融铁一样烧灼着麦克雷的血管。他的视力很快恢复了,随后四肢也能活动自如。莫里森倒在不远的地方,他身上凝结了一层白霜,让本就苍白的他看上去像一堆待料理的冻肉。那东西咬了莫里森一口,不知道是什么,但那让莫里森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

  不过那不是让麦克雷更吃惊的事情:他惊讶地望着瞬间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冰墙,高耸地朝天而立,麦克雷几乎看不到它的顶端在哪里。这堵墙奇迹地将他们与那个袭击他们的东西隔离开来,透过冰块,能看到一个东西在地面上剧烈地扭动。

  查看完莫里森,麦克雷扭头去寻找美,正当他心中希望美没有被冻死的时候,他看到美站立在冰墙一角看着他,而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明亮,转而又变得黯淡。她的一只胳膊朝着冰墙的方向,五指张开,裸露出的手指尖萦绕着丝丝寒气,她的整只手被冻得青紫。

  “你是术士?”麦克雷心里隐约有了答案。可美依旧呆呆地望着他,似乎完全听不懂他说的话。

  施法大概把她的脑子弄坏了,麦克雷想。

  突然迸发出的一声爆响让麦克雷回过神:冰墙那一边还有个未知的怪物等着他们呢,而怪物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不少,正在猛烈地撞击墙面,碎冰不断地从墙壁上震落下来。在一声声的碰撞中,麦克雷看见了几条蛛网一样的裂缝。

  没时间等你自己清醒了,杰克。麦克雷暗自说了声抱歉,然后将龙血手臂穿透莫里森的胸膛。莫里森眼睛睁开,龙血的毒让他面颊与脖颈上布满暗黑色的纹路。他咳出一口黑血,然后胸膛剧烈地起伏了一下。

  麦克雷将莫里森一条胳膊架在自己肩上。当他招呼美跟上来时,美径直走到他们面前。

  “沿着冰墙走跑,别回头。”

  话音刚落,麦克雷与莫里森脚下有一堵没有之前那堵高却异常绵长的冰墙升起。麦克雷拖着正在快速自我恢复的莫里森跑,过了一会,则变成莫里森扛着他在冰墙上疾驰。他们不知道美怎么样了,但现在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的小命。幸运的是,他们身后一直没有那个怪物来追赶。

TBC

评论
热度(6)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