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寡红无差,OOC慎入】多选单项【第二章Zenosyne (三)】

非常抱歉,最近忘記更文,請不要拋棄我QAQ

----------------------------------------------------------------------------

“我说了很多次了!我已经长大了!我再也不要你管我!”旺达拾起被扔在地上的外套,甩了甩她的马尾,怒气冲冲地朝门口走去.


娜塔莎拉住她的胳膊,旺达无法挣脱这股力量。


“你又要去找那个小混混?我也跟你说过很多次了,马克西莫夫小姐,禁止你去找他,否则你就别想离开这栋房子!”娜塔莎的手上随着她的话施加着力度,旺达吃痛,拧了几下,然后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已经18岁了,我能照顾好自己……”旺达的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滑落。


“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小混球准备今天给你灌酒,然后在一家汽车旅馆迷奸你,你信吗?”娜塔莎甩开旺达的胳膊,跪在旺达身边,想给她把眼泪拭去,但旺达打开了她的手。


“你在骗我。”旺达那双眼睛哭得红红的,恶狠狠地盯着一脸平静的娜塔莎。


“我没有。”娜塔莎摸出录音器,将那群人渣无耻下流的对话播放出来。


旺达失力地坐在地上,嘴唇噙动了几下,然后干咽了几下才说出话来:“……就算是这样,关你什么事?”


“我当初答应了要照顾你。”


“我现在不需要你了。你走吧。”


“你知道我不能扔下你。”


“我会照顾好自己。”


“你不能。”


“那你凭什么认为你能照顾好我!你到底算我的什么?母亲?姐姐?仆人?还是……”


“别说了。”


“……你不敢承认,你离不开我;你怎么就不敢承认!我们为什么不能……”


娜塔莎用手堵住旺达的嘴,颓然地低下头,靠在旺达的胸口上:“求你,别说了……”


旺达闭上眼睛,眼泪聚成大颗,滚滚而落;她推开娜塔莎,冲进自己的房间,留给娜塔莎的是刺耳的摔门声。


娜塔莎保持着被推开时的姿势,头颅低垂,她注视着地板的接缝处,直到那里变得模糊、发灰,然后整个空间再一次变回那片纯白;不远处,旺达睡在她那张幻境中的床上,在梦中抽噎。娜塔莎看到她耸动的肩头,却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


“她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了。”奇异博士幻化成的黑猫不知何时蹲在娜塔莎身边,舔着前爪。


“……博士,我似乎越来越不能分辨现实跟她的梦中世界了……”娜塔莎说。


“辛苦了,旺达掌握着我也无法领悟的混沌魔法,你能在她的梦境中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了不起了。”奇异博士带领着娜塔莎回到现实世界。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小女孩吗?”娜塔莎疲惫地坐在附近的一张椅子上。


“记得。旺达的女儿。”


“我又见到她了”娜塔莎顿了顿,“就在几天前;就在我们的这个世界里。”


“我以为她已经死了。”


“她是死了;复仇者们为她举行了葬礼,我就在那。”


“她是怎么死的?”


“所有人出任务的时候,复仇者大楼遇袭,她被压在几块混凝土下面;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奇异博士突然扳住娜塔莎的肩膀:“她叫什么名字?”


娜塔莎回忆起那个女孩,她的皮肤很白,头发像火一样红,梳着两根羊角辫,眼睛像宝石一样,很懂礼貌,遇到每一个人都会问好,而且跟自己非常亲近,经常缠着自己教她出拳踢腿,晚上睡觉一定要自己念故事书给她听;想到这里,娜塔莎的嘴角不禁上扬了一些;然而当她在记忆中寻找着女孩的名字时,却是查无结果。


“她叫什么名字!”奇异博士大吼。


“我……我不记得……我不知道……”娜塔莎疑惑地得出这个结论,同时不死心地继续思索着那个依稀中存在的名字。


奇异放开她,慢慢地询问:“她是怎么出现的?”


“她……”娜塔莎摇摇头,“她是她的女儿,她从小就在我们身边长大……”


“她是谁的孩子?”


“旺达的,旺达的孩子……”


“旺达跟谁生下的孩子?”


“旺达跟……跟……”


她是旺达跟谁的孩子?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旺达跟谁的孩子?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旺达跟谁的孩子?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叫什么名字?


......


娜塔莎从臆梦中惊醒,她的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她与女孩依旧保持着面对面的姿势,周围的时间依旧是静止的,但她自己却好像过了有好几个月那么长。


“你居然能逃出来。”女孩的眼睛闪着光,但那两粒瞳孔却似乎直通地狱的尽头。


娜塔莎猛地转身移开视线,刚才她的精神遭到了女孩魔法的入侵,遭到了篡改,遭到了删减。“我想起来了,你根本来历不明,却能修改所有人的记忆,让你的存在变得合乎逻辑;你骗了旺达,从而让她崩溃。”


身后变得沉默,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娜塔莎转过身,发现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娜塔莎回到至尊圣所,向奇异道谢:他们为了预防这样的情况,特意在娜塔莎的意识中植入了一个小魔法,像是一个防盗预警,时刻提醒着娜塔莎走出幻境。


但是娜塔莎非常害怕。


她来到在幻梦中挣扎的旺达身边,那些不时从屏障内涌出的魔法像细小的鞭子一样,抽打在娜塔莎的脸上、身上、跟她默默朝旺达伸出的手上。



旺达睡得很沉。娜塔莎悄悄进房给她盖上毯子,给她把办公桌上凌乱的文件整理好。


“娜塔莎?我睡了多久了?报告呢?”


“不到10分钟,旺达;别担心,你已经都完成了。”


旺达听到娜塔莎这样说,捏了捏自己的脖子,继续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己的上司在自己身边忙碌。


“娜塔莎,你有男朋友了吗?”


娜塔莎将文件在桌子上墩齐,收进档案夹。“没有。”


“那,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娜塔莎用食指戳了旺达额头一下,旺达捂着被点的那处,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娜塔莎看着她那双好像随时都会涌出眼泪的眼睛,叹了口气,隔着旺达的手给她揉了揉:“没有,我没有女朋友。”


“那,你介不介意有一个女朋友?”旺达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立刻闪着光芒,但说话的口气却是那样怯生生的。


“……你不敢承认,你离不开我;你怎么就不敢承认!我们为什么不能……”


娜塔莎想起了那段虚假的经历,看着眼前的姑娘,突然一阵心悸。


“娜塔莎?”旺达担心地问道,伸出手,想碰一碰娜塔莎。


“不!”娜塔莎猛地甩开旺达的手,一瞬间,眼前的旺达与假梦境中被旺达甩开手的自己重叠在一起。


“不……我的意思是,我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旺达神色中的恐惧与慌乱让娜塔莎慌了神,赶忙拉住了旺达的手,“我不介意有个女朋友。”


旺达的脸一瞬间红了起来。她让娜塔莎松开自己的手,自己双手捂着脸,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


“你……”旺达停下想对娜塔莎说些什么,但一看到娜塔莎就立刻移开视线,继续在办公室的走道里健步如飞。


在无人的街道上,旺达跟娜塔莎并肩走在一起,旺达低着头,抠着自己指甲上的蔻丹。“我很高兴你对我说了。”娜塔莎的话让她的头埋得更低。


“……我们,这周末去游乐园好不好?”


“好。”



TBC.


评论(1)
热度(44)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