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寡红无差,OOC慎入】多选单项【第二章 Zenosyne (二)】

“娜塔莎!娜塔莎亲爱的!你在哪儿?”


“我就在这里,旺达,我哪里也不去。你又看着电视睡着了。”娜塔莎整理着旺达雪白的头发,然后关掉电视机。


“是吗?带我回我的房间吧。”旺达攥了攥自己有些发麻的手,对娜塔莎说。


“当然,我们先吃掉今天的药好吗?”娜塔莎端过桌上的一个不锈钢托盘,将盛着药片药水的小杯子按顺序递给旺达。


“你终于不尝试喂我吃药了,为你高兴我的孩子;我只是老了,可能记性没那么好,但不是残废。”旺达接过一小杯一小杯的药,将它们仰头吞下。


“当然,女士。”娜塔莎抚着旺达佝偻的背为她顺气。


“今天那只猫也来了吗?”身边掠过一模一样的门,旺达坐在轮椅上,歪着头,眼睛像睡着一样地眯缝着。


“它来了,旺达。蹲在养老院的篱笆上,日落前离开的。”娜塔莎推开房间门,打开房间里的灯。


“哦,我还记得这小家伙的爸爸,它们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它们根本就是一只猫。但没有猫能活那么久对吗,我的孩子?”旺达口齿不清地讲着,她尽力回想着那只猫的样子,黑漆漆的一团,眼睛蓝蓝的,但是她就是想不起来那只猫的名字。真奇怪呀,她想。


“我肯定这只与您过去见到的那只不一样,猫不能活那么久的。”娜塔莎为旺达洗脸擦身,为她换上睡衣。


“说不定这只不一样呢,它可是只黑猫,你知道,总有那么些灵性的。”旺达躺在床上,握住娜塔莎柔软细腻的手,轻轻拍了拍。


“那就让我们祈祷它是一个巫婆的猫吧。晚安,旺达。”娜塔莎感受着笼罩自己手的那份粗糙与温热,道了晚安。


 

随着旺达平稳的呼吸,娜塔莎周遭的一切随着那呼吸的频率慢慢褪色,直至消失。偌大的纯白空间中只留她、猫、还有远处沉睡在机舱中的旺达。


黑猫朝娜塔莎走过来,在一阵黑色颗粒的围绕下,手足交错,转变为一个人,披着那件浮夸的红色披风。


“斯特兰奇博士。”娜塔莎向男人点头致意。


博士也对她点点头。


“找到她了吗?”娜塔莎与男人肩并肩朝封闭舱走去。


“还没有;但是她的魔法越来越不稳定了,这一次维持的时间只有15分钟。”博士打开舱门,向着旺达的方向倒去,须臾颠倒间,交缠扭曲的色团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下一秒,他站在了自己家的地板上。


娜塔莎跟着他,经历了同样的事情,但她早已习以为常:“您还能坚持多久?”


“我更担心她;保守估计”博士从地上捡起一朵完整的花,花立刻燃烧起来,灰烬黏在他的手套上,“等到她吐出的直接是灰的时候,就是她的极限了。”


他们转过身,看着被红与黑光包裹着的旺达,悬浮在半空中,双眼紧闭,时而静止不动,时而挣扎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每当她张嘴尖叫的时候都有花朵从她的喉咙深处涌出来,红得发紫,进而转黑,完整的花尚且能够掉落在地上,而那些花瓣在飘落而下的时候就燃烧着化为灰烬;然后那些灰又会向上飞去,像一群鸽子,盘旋在空中。


旺达的意识已经自我封闭,要等待下一次出现裂缝的时候才能再一次进去寻找契机。


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娜塔莎走在斯特兰奇魔法静止的街道上。她走过平静如玻璃一样的水面,穿过广场中心展翅欲飞的鸟群,绕过被孩童包围的冰激凌车。她走了很久,但永远也到不了复仇者大厦:那里有红光、有因为爆炸而升腾起的的火球、有静止在半空中的混凝土块还有钢筋条。


还有……


还有……


还有复仇者们。


钢铁侠的战甲已经大面积失去作用、雷神的四肢被困在魔法中、鹰眼从空中坠落、小黄蜂的头顶有一块巨石、美国队长的额头前是一颗被魔法扭曲了轨道的子弹。


而他们面对的,则是绯红女巫。准确的说是旺达曾经失去理智的地方,现在那里空无一人,但她的混沌魔法还存在着。一旦斯特兰奇的魔法失去作用,或是旺达突破了这个时空魔法的屏障……


这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它的刃尖会捅破地球上至少三分之一人口的喉咙。


娜塔莎远远地看着那些火焰,那些浓烟,那些尘埃。


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阳光静止在她的手边。


“If I could save time in a bottle;The first thing that I’d like to do…”她唱着歌,将头向后靠在椅背上。娜塔莎不是一个歌手,也不算是一个狂热的音乐爱好者,但这首歌真是太适合现在的情景了。


“…I will spend them with you.”


娜塔莎猛地坐直身体。在她的身边坐着她跟博士一直在旺达意识中躲藏的人,那个契机。


旺达的女儿。


女孩侧目看着娜塔莎,嘴里唱着娜塔莎没有唱出的歌词。


“你!”娜塔莎用寡妇蜇对准女孩的脸,但眼前的人突然不见了,而下一秒她站在娜塔莎身旁的树的枝丫上。娜塔莎毫不犹豫地射击,但女孩总是用肉眼无法监测到的速度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滚出她的脑袋!”娜塔莎冲上去,在预判的位置按住了她,从腰间抽出的两把匕首交叉着横隔在女孩纤细的脖子上方,其中一把的刀尖摁在了泥土里。


“这样对我根本没什么用,你知道的。”女孩打了个响指,之前娜塔莎发射出的子弹从它们静止的位置跌落在地,一瞬间融进草地。


“你要什么?”娜塔莎的牙关咬得生疼。


“你不明白吗?”女孩的声音出现在背后的长椅处,娜塔莎才发现刀下只有草地。


收刀,娜塔莎站起来,没有回头,她确实无法对这个幻影做出什么。


“你要什么?”娜塔莎从未这样愤怒过。


女孩出现在娜塔莎的眼前,旺达蓝玻璃一样的眼睛,娜塔莎烈火一样的头发。


“我要你爱她。”


娜塔莎的口中发苦发干,胃里翻江倒海。眼前的女孩身高只到自己的大腿,但眼神却让人感到窒息。


“因为这都是你的错。”



TBC.



评论(5)
热度(33)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