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寡椒无差,OOC慎入】多选单项【第一章 城市之光 (二)】

考前更新,考后再见

---------------------------------------------------------------------------  

  佩珀走出议事间,听到厚重的木门在身后关闭的声音后,她一直挺立的、那如同天鹅一般的姿态像是遇到了水的黏土作品,随着沉闷的木头叩击声垮塌下来。


  “恭喜您,又一次。”娜塔丽双手抱着一个平板,笑眯眯地递在头颅低垂的佩珀眼前。


  “老天,让我喘口气好么!”佩珀抱怨着,但手上却流畅地接过那个板子,快速地浏览过上面的条款,然后一页一页留下自己的签名。


  信息提示音。


  “我知道你能做到的,达令 ;P  爱你的 托尼”一条文字信息出现在平板的上方,佩珀笑着摇摇头:这个标点表情一定是贾维斯加上去的,托尼才没有那根神经。


  佩珀跟娜塔丽一前一后地走在光亮的走道上,周围的员工脸上的表情甚是丰富:先是统一的担心,然后有些人舒了一口气,有些人急急忙忙地继续手头的工作,或是假装继续手头的工作。佩珀是个好领导,除了竞争对手以外很少人希望她离开,但她也很挑剔、完美主义,没有人想在她的面前出错,也没有人敢,这位行动迅猛的高管曾经在上台的第一周就裁掉了一半坐在史塔克工业办公室隔间里的人,原因各种各样,但都让被裁的人哑口无言,乖乖地收拾东西走出大厦(然后转投汉默武器工业,成为希望佩珀下台的人中的一部分)。但是跟在佩珀身后的那个红发女孩似乎不一样。她永不疲倦,永不停歇,永远用绝佳的状态给佩珀递上她上一秒想到的东西,像一部精密的机械,陀飞轮(注:瑞士钟表大师路易·宝玑先生在1795年发明的一种钟表调速装置。法文Tourbillon,有“漩涡”之意,是指装有“旋转擒纵调速机构”的机械表—百度百科)在其中转动。娜塔丽的出现让原本就如同大厢货车一般的佩珀升级换代,成为了大楼里擎天柱一样的存在,火辣地就像佩珀自己的名字。


  在佩珀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娜塔丽冲着那几个假装在工作的家伙们比了一个“我看见你们了”的手势,成功的让他们不再装模作样。


  二人进入电梯间。透明的电梯井通向佩珀的办公间。


  “上帝啊!”一踏进办公室,佩珀就将脚上白色的细高跟向远处甩去,脚趾舒张的美妙感觉让她低叹起来。娜塔丽跟着那两条弧线把两只鞋回收,然后将它们放在佩珀的鞋架上。


  “想象一下,如果这时候刚好有人进来,您的高大形象可就保不住了:佩珀波茨讨厌高跟鞋,这对于那些无聊的人绝对是个茶水间笑料。”娜塔丽给佩珀倒了一杯水,然后将她每日需要的维生素药片递给她。托尼史塔克的私人医生也教了佩珀不少保养身体的处方。


  “佩珀波茨讨厌高跟鞋!这绝对是今天比我少算了一个小数点更好笑的事情!哈我是开玩笑的,我从不会算错。”托尼史塔克推开门,手中端着一盒点心,是两个街口外的一家巴黎甜品店,佩珀很喜欢这一家的香蕉巧克力花生酱可丽饼,但是这家店的客人总是很多,佩珀也总是没有时间干站在那里等上一个半小时。想想看,一个半小时能处理多少事情!


  娜塔丽接过托尼手上的盒子,然后递给佩珀。佩珀揭开盒子盖,那里有一个沾着油渍的、小小的空缺。她笑了一下,然后递还给娜塔丽,让她去把里面的可丽饼分成三份。


  等到载着娜塔丽的电梯完全消失在视野里,佩珀坐在办公桌上,翘起一只脚,问:“蓝莓的还是糖粉的?”


  “巧克力的……嘿!那是买可丽饼的时候老板送的!不算我偷吃啊!”托尼左手在胸前划着十字,右手的食指中指并拢指向天花板。


然后,良久,托尼才又开口:“看样子你们相处的不错,我说过你会喜欢她的。”


“我不是喜欢她!不是!看在你的胡子的份儿上!不过她确实是很好的助手,泡的咖啡很好喝,办事效率也高,总是在我说出来之前就准备好所有文件,很能熨衬衫,还有,她的咖啡很好喝……”佩珀越说声音越小。


“佩珀,咖啡这条你说了两遍。”托尼扬起一边眉毛看着她。


“……总之,她非常出色!好了托尼,你突然来自己的公司有什么事?别告诉我你还是答应了花花公子杂志的采访!要是真的我对天发誓我绝对会……”


“哇哦,别紧张,放轻松。我是来邀请你们参加派对的。‘佩珀波茨又一次战胜董事会’主题的圣诞节派对。作为主角你一定要到场。”


“‘我们’?”


“你还有娜塔丽。你们两个现在几乎工作时间形影不离,不是吗?”


“所以那到底是个派对,还是个工作?”


“别这样佩珀,你知道我的意思。这可是圣诞节,全公司的人都会想疯一晚的。这绝对会很有意思的!”


“你说的‘全公司的人’大概不包括我,托尼。要知道,节假日的时候,员工放假,工作会格外的多,可是总要有人做这些事。我恨法定假日还有员工福利计划。”


“你也是我的员工,佩珀,你比任何人都值得放个假。没人不喜欢派对跟假期。”


“喜欢派对跟假期的前提是有人替你做所有的工作,托尼。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真的不能去。”


“我们一定要在这个方面上有争论吗?佩珀?”


“我可没有要吵架的意思!”


“不接受任何反对提议!真搞不懂去个派对有什么难的!”


“不好意思……”


“什么?”佩珀跟托尼异口同声地回头。


 娜塔丽站在门口,半推着门,但能看到她的黑色制服裙上有一圈奶油印记。“真对不起,史塔克先生,我没能把盘子端稳……”


托尼摆摆手:“没事,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说,娜塔丽,佩珀应不应该在圣诞夜去休息一下,参加个派对什么的?”


无视佩珀的眼色跟噤声的手势,娜塔丽微笑着说:“当然,佩珀小姐需要适当的放松一下。”


托尼得意地望向佩珀,而佩珀被娜塔丽的回答气到脸红。


“娜塔丽罗士曼!”佩珀的音调变得尖利起来。


“不要责怪那个说真话的小孩,穿新衣的皇帝陛下。”托尼挡住娜塔丽,对着佩珀做了一个中世纪臣子向王上做的弯腰礼。他手部动作的花样夸张到佩珀想一拳揍在他的鼻子上。


“我会帮您的,佩珀小姐,如果您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您处理您认为次要的琐碎工作,剩下的您可以第二天来做。”娜塔丽看着佩珀将她之前倒给她的水一饮而尽。


“他邀请了我们两个,娜塔丽。”佩珀放下水杯,气哼哼地将双手环抱在胸前。


“我就不去了,佩珀小姐。非常感谢您的好意,史塔克先生,但佩珀小姐的工作很多,没有人协助她她是不会放松的。我想您比我更了解佩珀小姐。”

  托尼懊恼地哼了一声。


  佩珀盯着娜塔丽的红发,手指动了一下。


  她穿礼服的样子。


“……我改主意了。娜塔丽你跟我一起来。托尼,我们会参加你的派对,但你必须要允许我们中途退场。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佩珀从办公桌上跳下来,从托尼身后拉过娜塔丽,然后让自己的身体堵住托尼盯着娜塔丽的视线。


“真的不能再商量一下吗……”托尼试探性地问。


“不能!”佩珀强硬地回答道。


“好吧好吧,你赢了,佩珀”托尼举手投降,“具体时间地点我到时候再告诉你。真可惜,今天没能吃到可丽饼。”说完,托尼乘着电梯离开了。


“可是你偷吃了我的甜甜圈!”佩珀冲着关闭的电梯门大叫。


  娜塔丽重新给佩珀倒了一杯水,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份香蕉巧克力花生酱可丽饼,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我猜猜看,你是故意打翻托尼的可丽饼的吧。‘完美小姐’”佩珀就着水,仰头将药片尽数吞下。


“史塔克先生的可丽饼里夹着草莓。大概是客人太多不小心拿错了。我将它分给茶水间的几个员工了,用我的名义。”娜塔丽将盛着可丽饼的盘子连同刀叉一同摆放在佩珀面前。


“那这一份又是哪里来的?”佩珀坐下,用刀叉切割起可丽饼。


“是我今天早上去买的。想等您从董事会那里‘活着‘回来的时候给您庆祝一下。好吃吗?”


  佩珀正要将下一口可丽饼放进嘴里,然后突然将叉子举起:“请吧。”


  娜塔丽楞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将头发用手指拢在耳后,弯腰,牙齿咬住那块可丽饼,在舌头的帮助下送入口中。


  她嘴唇上的唇彩在闪闪发亮。


“很好吃”娜塔丽舔了舔唇部的奶油,“请问可以借用一下您这里的更衣室吗?”


  佩珀从娜塔丽的嘴唇上缓过神,想起娜塔丽裙上的奶油渍,八成是她为了之前那个谎话故意弄上去的。


“当然。你有换洗的衣服吗?”


“有。自从成为您的助手我就在这里常备了几套以防通宵。”


  佩珀定了定神,长出了一口气,才敢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题外话,这个周末有空吗?愿不愿意陪我去买条新裙子?”


  娜塔丽背对着她。她的手放在更衣室的门把上。


  佩珀的心脏紧张地快要跳出来。三叉神经突突地跳。


“当然,乐意为您效劳,佩珀小姐。”


TBC.

评论(1)
热度(31)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