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冬铁】【OOC预警】那棵白桦树上落满积雪(八)

AU,黑帮冬X芭蕾舞演员铁

脑洞为群内成员共同讨论

不外传不二领

--------------------------------------------------------------------------------

相传俄罗斯民间有种习俗,将白桦树皮小心剥下,当作信纸,专门用于写情书,寄给远方思念的恋人。—— 维基百科

--------------------------------------------------------------------------------


Bозвращение на родину 归乡

 

James站在一幢建筑的阴影里,双手持着上膛的枪,食指在扳机上待命,等待来自大脑的指令。


漆黑的枪口指着女人的一头红发。那女人站在灯光下。白与黑的分界线横隔在James与女人之间。


“冷静James,虽然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女人将双手聚过头顶,毫无抵抗的姿态。


“你有大把时间解释给我听,而我选择要不要崩烂你的脑袋。Natasha Romanova。”James很冷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纤细的女人,那个像蜘蛛一样潜行在自己身后给自己注射了一种名为绝境的毒品,谢天谢地那只是未完成的实验品,不然James就会死在那天的幻境中。


“我会回答你所有的疑问,你有权利知道。”Natasha保持着双手举起的姿势,慢慢地移动到不远处的长椅旁边,“介意我坐下吗?”


“请便。”James看着Natasha坐下,然后站在她的身后,如同情侣一样将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从袖口中探出的利刃深埋在Natasha身上雪白的皮草坎肩中,完美地隐藏着,而刃尖离那白嫩的脖颈不到1厘米。“第一个问题,当时为什么不立刻干掉我?你明明有这个能力。”


Natasha嗤笑一声:“我以为你会直接问我我的老板是谁。”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老板要求。”


“为什么救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间木屋,给我取子弹的人是你;为什么那么做?”


“你不该死。”


“你越你老板的级?”


“我只做我该做的事。”


“第二个问题,你接到的命令是什么?”


“让你看起来像是死于意外。”


“像Jack Torrance(电影闪灵男主角)那样冻死在雪地里?”


“可你没有死;你的伤口被低温冻住止了血不是么?”


“救我你又有什么好处?别告诉我是你的良心让你这样做的。”


“良心。。。。。。确实有一个小姑娘站在我的肩膀上,用我的头发荡秋千,对我说你不该死,你信吗?”


“。。。。。。”


“James,别置疑这个决定;你值得第二次机会。”


“我从不置疑你的判断,但这一次,我不能让任何人插手。”


“对不起。”


James没有回答,只是隔着雪白的毛绒帽,在Natasha的头顶轻轻地吻了一下。


那是祝福的一吻。


  

 

 

离开了木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Steve,但眼前取代了华丽别墅的是一个建筑工地,带着安全帽的工人在其中忙碌,工头脏话连篇的咒骂声被各种大型器械运作的声音掩盖。James把厚厚的一叠钞票塞进工程负责人的口袋,换取信息:原来的黑帮一夜解散,原头目与一位女政客结婚后就不知所踪,这栋别墅下的地皮被政府回收,一个崭新的市民中心将会在这里拔地而起;


通过一个政客的女佣人,James知道了Steve曾经造访过Nick Fury的办公室,一个以压倒性优势获得市长选票的家伙;


之后是一个在帮派解散后迅速的崛起的暴走族,干的是之前被Steve严格禁止的人口、器官、毒品与重型武器的买卖。James打碎了为首的小混混的鼻梁骨跟肩胛骨,将他的四肢拧到脱臼,扔在夜晚冰冷的海水中;在港口白惨惨的探照灯光下,伴着小混混喉咙中倒灌着水的呼救声,暴走族的几个会计师用颤抖的手,向James呈上了他们帮会所有的交易记录与账目,那里有着几笔交易毒品“绝境”的明细;


按照记录上的假名,James在黑市游荡了几天,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那几个买主:有没向部门报备过的性工作者,有瘾君子,有偷渡客,有迷奸犯;通过他们因为口中塞着James的枪口而不清不楚的讲述,James摸到了制造“绝境”的实验室(在那之前James的子弹打爆了那个迷奸犯的脑袋)。实验室的主人是一个高中化学老师,从某种角度上说,他用他的知识来换取一堆堆的钞票。而“绝境”则是他的助手无意中创造出来的,成品成瘾快,致死率高;但未完成的实验品在一个多月前被偷走,这让他们再也不能复制出一模一样的“绝境”。James在浑身瞄准器红点的情况下慢慢退出实验室的大门。


线索断了,James在他藏身的一个地下车库中努力回想着他能想起的所有细节。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想到了那晚破碎的花瓶:那个引起他警觉的响动。


他明白了。


那是Natasha的外围部队。相对于James负责Steve屋内的安全,Natasha负责的是屋外;除了Natasha之外很少进入过别墅的其中一个队员无意中碰到了本不该存在的花瓶:那天上午来访的官员送给Steve的礼物。


是内部斗争?是外部施压?他不知道,Steve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散落在地面的报纸上,印着的是Steve与女政客Peggy Carter走出婚礼教堂,面对闪光灯时的完美笑容。Peggy Carter,正是他喝酒时,Steve前去搭讪的女子。


他不明白。


他究竟需要死?还是不需要?


于是他找到了Natasha,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拼凑出了似是而非的真相;但无人检验。


Steve爱上了Peggy,他们关于Steve的身份进行了讨论;Fury能够给予Steve一个新身份,只要Steve用帮会的能力帮Fury扫清竞选的障碍;事成之后,Steve实行内部清洗,由Natasha的部队伪装成入侵者,实际上只是在黑暗中的狗咬狗;因为不明原因,Natasha需要伪装我的死亡;他们需要一个死人来对这次行动负责。


漏洞很多,逻辑也不通顺,但这是James目前能得到的最完善的结果。


但最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就是那间木屋。


Tony。Anthony Edward Stark。


他的出现也是安排好的吗?他说的懂外科的旧友是Natasha,她自己也承认了,那么Tony是被Natasha安排在那里照顾他的外应吗?


那些单纯的时光,是真是假?


那一吻是在迷惑他吗?


他对他吻的回应是伪装吗?


镜子里James腹部的疤痕已经变成浅棕色,跟周围的其他伤疤一样;但James用手指轻抚那部分丑陋的皮肤,他记得粉红色的新肉长出来的时候,Tony总是不让他碰发痒的地方,说会留疤。


对不起,还是留下了,James心想。


门背后挂着清洁公司的制服,那是James明天的身份,地点则是守卫森严的市长大楼。


他孤注一掷,这大概是最后能找到真相的地方;他本来对真相这样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因为他是雇佣兵,是暗杀者,是打手,他的本职工作是埋葬真相,而不是发现它们;但这一次他迫切地想知道一切,因为忠诚心,因为好奇心。


“来干一票大的吧,James。我们去市长的办公室看看。”James躺在地上,身边整齐地码放着他的工作用具。



TBC.


PS.归乡,取James回归本职之意,这样的环境是他一直生活的地方;以及中间的化学老师为引用的绝命毒师梗,因为单纯想不到别人了;还有就是,文中出现的一切暴力违法犯罪活动都是为了设定与剧情发展,【唱】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



评论(3)
热度(20)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