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Rosseta

二.

我被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吵醒。手边散落着未完成的读后笔记。

依旧是阴云密布的天气。这对于一个常年气候温和的小镇真是非常少见。能听到狂风呼啸过城堡破旧后院发出的低泣一般的声音。

我梳洗了自己,将长发挽起,将带着锈迹的盔甲细细擦好,然后一件件穿戴整齐。

当我想前往厨房找寻剩下的食物时,我想起了昨晚那位深夜到访的小小旅客。不知道她是否离开,于是我无心进食,起身来到她休息的房间。

我犹豫是否该直接进去还是敲门提醒。在踌躇之时,我听到厚厚的木门后面传来昨晚听到过的,甜美清亮的嗓音: “请不用在自家对一位陌生人如此拘束,善良的女骑士。请进吧,请进吧。”

我推门进入,闻到隐隐约约的一股腐烂的气味。四下寻找气味来源的我,终于在已经熄灭的壁炉上发现了我留在那里以防我的访客半夜饥饿的野果和汤,它们只在一个晚上就腐烂生虫,臭不可闻。

“大概是您生起的炉火过于旺盛,让那美味的食物腐烂了吧。真可惜,难得您一片好意。”声音从床铺的方向传来。我转过身,看到那女孩重新穿着已经烘干的华服,提着箱子,站在已经收拾好的床铺前。面朝着我,眼睛笑得弯起来。

我诧异一位穿着如此奢华的贵族出身似的人居然会做整理床榻这样的事,但转念想到她曾经说过她是位旅人,应该会比较熟悉这种事情,就没有多做考虑。

“非常遗憾,这腐烂的似乎是昨晚剩下的唯一一份食物了。你如果非常饿,我可以去附近的小溪捕些鱼来。”我说道。

“不可。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中出行该多危险呀,”抹着艳丽胭脂的嘴唇一开一合的对我说,“看来暂时我无法离开此地。若不嫌弃,我可以用我的法力为您提供您所需的一切,来报答您对收留我的仁慈之心。”

“看来您是位术士。请原谅我的失敬。只不过我没有什么希望得到的,您只需要提供您自己所需的东西即可。”我欠了欠身。这是一个崇拜智慧与勇气的国度,术士是受到所有人尊敬的存在。这能够解释这位少女为何能衣着如贵族华丽却又能做整理床铺这样的粗活,四处旅行并在半夜抵达我偏僻的居所却又毫发无伤。

“那我会根据我亲眼所见来判断你需要的东西。” 她打开她小小的手提箱,取出一个棕色的熊娃娃,一只手牵着它,然后一蹦一跳的出了房间。我赶快跟上去,谁知还没有开口拒绝她立马就不见了踪影,空荡荡的走廊上回荡着轻快的脚步声。但更惊奇的是,原来破旧的走廊在她出门后短短的一瞬就变成了崭新的模样:损坏严重的大理石的地板完完整整的平躺在脚下,干净地能倒映出身着盔甲的我;被厚厚的蛛网和灰尘涂成灰色的彩色玻璃重新焕发光彩,显露出装饰的鸢尾花的图案;手边一排排早已生锈蒙尘的铁枝烛台重回原来打磨的闪闪发光的神气活现,银质花样的白色蜡烛静静的开着灼热的花朵。

来不及细细看,我顺着脚步声找寻那个小小的身影。太久不曾奔跑,我的喉咙好似被热油灼过,无法发出呼唤她的声音。

长满青苔的厨房焕然一新,灶台上的锅子里不知道在煮些什么,发出阵阵香气。

镇守走廊口的两架早已成为老鼠窝的装饰盔甲;现在它们一边手持利剑,一边手握重锤,神采奕奕的立着,头顶上的装饰用的红色绒毛也重新变得蓬松柔软。

楼梯口的各代女王的画像被重新修补好,再也看不见那些被雨水浸泡过的痕迹。我看着先王那被沉重的王冠压得稍微有些变形的白金色的头发,稍稍出了出神,好像她还依旧活在这个世上一样。

然后我猛地回过神,看到那个灵动的小小身影站在一楼的大厅,用她的小手触碰过每一个她能碰到的东西,而那些本来破旧腐败的旧物只在一瞬间就回复我记忆中最美好的样子。

我沿着不再能够绊倒人的楼梯向下走,手扶着曾经被蛀虫啃到空心的的雕刻精美的木扶手。

她好像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停下手头的事,回过头朝我微微一笑,说:“真是失礼,还未曾向您介绍我的名字。我叫做 Rosetta。请这样称呼我吧。”

----------------------------------分割线-----------------------------------

从这里开始标题由洛西塔更正为Rosetta。

评论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