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守望先锋】【麦76无差】余烬(4)

这篇终于有题目了,但是真老土的题目...

----------------------------------------------------------------------

一. 启程

二. 炼金术士

三. 荒原狼与异乡鬼

四. 准备

 “杰克。”

  “嗯?”

  “我又梦见半藏了。”

  “嗯。”

  “还是老样子,我杀了他,他留下遗言,哈娜、源氏,两个名字。”

  “嗯。”

  “我感觉不太舒服,杰克。把手给我。”

  “嗯。”

  麦克雷将躺在身边的莫里森的一只手牵起,放在自己额头上,吸血鬼低于人类的冰凉体温让他满足地叹了口气。他体温还没有降下去,所以暂时待在旅馆休息。那些金币能买到美食美酒还有良药,但这些只是辅助,他之前太紧张了,龙血有一些不稳定。

  莫里森起身去给他换冰袋。麦克雷现在就像个有待出售的器官浸在满是冰的匣子里。莫里森在这期间喝了一袋血。麦克雷给它买了高级货。

  麦克雷又一次昏睡后过了大半天才醒来。掐断一根雪茄的顶部,他准备点火,却被莫里森抽走了。“留着路上抽。我们耽搁得有点久了。”麦克雷拍拍脑门,想起来自己跟这只吸血鬼同行的原因。

  真正的半藏被封印后那个小镇陷入了短暂的骚乱,一些本来无法靠近的游魂野鬼趁机入侵作乱,原先计划的原路返回计划搁浅。他们只能绕一个大圈,依次穿过西边的雪原和火山区一路北上,才能到达女巫居住的地点。这个旅馆所在的位置已经能感受到寒意了,沿途的树木也愈发低矮,麦克雷的情况没有转好之前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几天,买了一些御寒的衣物,不过大部分都是给麦克雷的,莫里森只象征性地买了一件围巾,好遮住他呼不出白气的鼻子与嘴。麦克雷在莫里森为他戴帽子的时候打了个喷嚏,溅了莫里森一脸,当他试图用莫里森的围巾擦鼻子的时候莫里森将帽子紧紧扣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们在这个小镇里寻找熟悉雪山的人作为向导。他们出的报酬很诱人,但能找到的人都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拒绝了,而绝大部分理由是因为冬季将近,容易发生雪暴,而剩下的那一部分则是因为鬼气阴森的莫里森。

  “怎么办?没有向导。”两人坐在小镇一隅的酒吧内喝黄油啤酒,麦克雷很喜欢这种做法的饮料。

  “我们耽搁太久了。”莫里森要了一杯水。

  “我明白,杰克,可是没有那该死的向导我们就没办法穿过那该死的雪山,也许你可以在雪里埋个百八十年,”麦克雷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大后又压低了嗓音,“可我不行。我要是冻死在里面你就只能拖个六英尺多高的大冰块去办你该死的事了。”

  莫里森听到他的话没有生气,甚至笑了一下,然后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你们好,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吗?”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他们感到肩上一沉,回头去看,是一个身形高大的女孩子,两只胳膊搂在他们的肩膀上,将脸凑到他们之间。鼻子上有一些雀斑,上面是一双猫咪一样的眼睛。她一只手拿着一杯热红酒,里面柑橘、苹果和肉桂的香味连同升腾的酒精蒙了麦克雷一脸。

  “杰西麦克雷。这是杰克,”麦克雷先说话,同时行了个压帽礼,莫里森朝女孩点了点头,“我们打算尽快穿过雪山,可是找不到向导,单纯地闯进去恐怕很危险。”

  “布丽吉塔·林德霍姆,在这里的铁匠铺工作。现在进山会很危险,你们已经知道了?”

  “已经听到不少了。可我们有急事要办。”莫里森说。

  “我认识个家伙大概愿意帮你们。不过她人有些古怪。”

  “再怪也怪不过我们这两个邋遢的单身汉吧。”麦克雷开了玩笑又抛了个媚眼,女孩笑得前仰后合。

  “你们还不算太糟。你们该见见我老爹,他曾经在工作室里呆了整整一个月才出来。”

  “可以想象。”

  “完全不出来,连上厕所都是。”

  “哦……这让我想起来曾经被扔进野牛粪堆里的往事。”

  “你大概惹对方生气了?你们是做什么的?”

  “类似于英雄,不过我收费。杰克是我这次的老板。”

  女孩眨眨眼,笑得更开心。她仰头将那一杯酒统统灌下去后把酒杯甩给吧台的老板,擦擦嘴对两人说:“你们真有趣。来吧,我带你们去找她。”两人跟着她出门在小镇里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店铺门前,那样的装潢一看就能明白这家店的铁匠主业。

  “这里似乎不会有向导。”麦克雷心里明白,打趣女孩。

  “我提供情报也是要收费的。”女孩眼睛眯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推开门请他们进去。麦克雷与莫里森对视一眼,笑了笑又耸耸肩,无奈地进了门。

  房内有一股松木被炙烤着的味道和热量。工具和零件扔的满地都是,四周立着不同大小姿势各异的女人雕像,但是她们都没有五官,看起来像是被抛弃的失败品,角落里立着一套异常高大的盔甲,头盔被单独悬挂在墙壁上,看上去好像一位被砍下脑袋的骑士站在那里。这里似乎有一个世纪没有打扫过了,地面上留着很明显的脚印,周围都是灰尘,有一些脚印比较浅,就像麦克雷和莫里森留下的那样,大概是访客们的脚印,而那些痕迹清晰的则是布丽吉塔平常行走的地方。有些发霉的食物被随意留在桌上的盘子里,寒冷在这里似乎是件幸运的事,猎人和吸血鬼都见过不少在宜人条件下无人照管的尸体。

  布丽吉塔转到柜台后,有意咳嗽了一下,轻车熟路地问他们:“好了,你们想买点什么?”

  “今天的店长推荐是什么?我们本来可没有买额外东西的打算,你可得打折。”麦克雷说。

  “看情况。比如你的武器看起来不太舒服,我建议给它们做个全面检查。”她伸出手指打了个响指,眼睛看着麦克雷。

  “你挺走运,姑娘。这些女士们最近是有些闹脾气,给她们来点甜头吧。”麦克雷爽快地答应了。他很久没有保养这些武器,偶尔的哑火或卡壳会放跑过不少生意,更重要的是这会影响他的性命。有些钱可以省,有些则不能,曾经占的小小便宜会在未来要你用命来还。

  “你呢,杰克?有什么能为你做的?”布丽吉塔接过麦克雷的武器立刻上手起来。

  “不,我并不需要……”

  “嗨,最近有人转手给我们一个东西,或许你会喜欢。”布丽吉塔打断杰克,一只手在柜台底下摸索了一会儿,拉出来一只小牛皮面的箱子。她打开它,里面躺着一支枪,但与麦克雷和其他猎人常用的枪支不同,体积很大,需要两只手才能端得动。麦克雷两眼放光,这个小宝贝看起来就火力超群,他端起那把枪,兴奋地比划。

  “杰克,她说得对,你绝对会喜欢她的!”

  “不,麦克雷,把枪放下,我什么都不需要。”

  “别害羞。相信我,一旦你自己抓住枪把你就再也不想放开她了!”

  麦克雷执意要莫里森试试这把枪,将把手推到莫里森胸前。莫里森伸手去挡,但当他的手臂刚刚接触到枪,一股无形的气场将莫里森重重地推开。莫里森撞到了好几尊盔甲,身体被埋在那堆铁块中。

  “这是怎么回事?她从来没这样过!”布丽吉塔停下手中做的事,立刻翻身出了柜台前去查看莫里森。而当她扳开那些盔甲时,莫里森的样子让她吃了一惊:那个原本只是有些冷淡的人此刻目露凶光,脸上的皮肤皱缩了能看到头骨的形状,而最让她惊讶的是莫里森张开嘴巴露出的那对锐利的獠牙。她额头上满是冷汗,顺手捡起一把斧头,警惕地盯着两人。

  “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她问,声音有些颤抖。

  “布丽吉塔,先冷静下来。我保证我们没有恶意,想找向导也是真的,除了杰克是吸血鬼之外我们没有骗你。我们需要穿过雪山,非常需要。我们立刻就走,只要你告诉我们你说的那个能当向导的人在哪里。“麦克雷伸出双手,用一切他所知道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无害。他的行动有了效果,布丽吉塔慢慢放下了斧头,只是眼中的戒备依旧没有消失。

  躺在地上的莫里森很快恢复至常人的模样了,他坐起来,扶着隐隐作痛的胳膊,看着布丽吉塔的眼睛中也充斥着相同的警戒。

  “知道了。你的武器很快就能保养好,然后我告诉你们她住在哪里,然后你们立刻离开,我说得够清楚吗?“布丽吉塔回到柜台后面重新开始工作,然后一言不发直到完成保养。出了店门朝左转,沿着大街走到头,城镇外面的冰原上有一顶上面印花的帐篷,布丽吉塔在收到钱后只简单的说了这些,然后看着两人走出门去。

  “外面发生什么了吗?“柜台的墙壁后面传出一个老头的声音,莫里森听到了。

  “没什么,爸爸,我不小心把叔叔的盔甲弄倒了,你继续工作吧。“

  “很快我就能造出你妈妈的雕像了!这次不会再出错了!“

  “是的爸爸,是的……“布丽吉塔的声音渐渐弱下去,然后变成低低的啜泣。

  莫里森在那里站了一会儿,一直到麦克雷发现他没有跟上来。

   他们依照布丽吉塔的指示找到了那顶帐篷,出乎意料的,里面也是个女性,看起来比布丽吉塔年龄要大,个子不高,头发和眼睛都是纯黑色的。麦克雷与莫里森的造访似乎将她从睡梦中唤醒,她使劲揉了揉眼睛,把挡在那里的乱发拨开。麦克雷说明了他们的来意,女人刚开始很认真的听,但过了一会儿麦克雷发现她双目失焦,宛如静止了一样地出神,他只好叫醒她,再次说明。这样重复了若干次,女人终于明白了他们的目的,而她也答应了当向导的请求。女人说她叫美,是靠狩猎动物和皮毛交易生活的猎人。麦克雷没有注意到,莫里森闻到她身上有些不同寻常的气味,虽然很淡,但莫里森确认那是人血的味道。

  就像之前所有的当地人说的,这个时间段进入雪山是一间堪比自杀的事,但美似乎像是在阐述今天午饭吃什么一样轻松。他们回到小镇,筹备雪地长途跋涉所需要的一系列装备。在购物的过程中麦克雷与莫里森渐渐意识到布丽吉塔对美的形容,她像是永远都睡不够,似乎下一秒就会愣在原地发呆,加上她说话也很慢,像个酒鬼似的,领着他们在集市上兜兜转转好几天才买齐需要的东西。而莫里森对这个身上飘着人血味的女人始终多留了一分精神。


评论
热度(6)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