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守望先锋】【麦76无差】余烬(3)

把半藏写的OOC了对不起

---------------------------------------------------------------------------

一.启程

二.炼金术士

三.荒原狼与异乡鬼

  “你做梦了。”

  麦克雷的手腕被莫里森握住,不让他对自己扣下扳机。麦克雷眼中一片模糊,渐渐地莫里森那双好像睡眠不足一样的黑眼圈越来越清晰。他甩开他的手,剧烈地喘着气。他想不起来梦的内容了,但是他很累,胸口因为大口呼吸而感到疼痛。他侧过身抱住被子一角,就算那闻着再恶心都好,麦克雷的意识重新回归平静。

  莫里森从床上坐起来,走到舷窗前,向外瞥见河水与两岸的景色。他们本应该一路北上直接前往女巫的荒原,可是麦克雷坚持要先南下去接一单生意,于是他们就乘上了这艘渡轮,在臭烘烘的下层度过了一天一夜。莫里森用舷仓内的老鼠勉强充饥,麦克雷则什么都没有吃,只是埋头睡觉,有时候会发生刚才的事情,但莫里森会阻止他。他在做梦时心跳会变得非常快,像面快要擂破的鼓,莫里森猜这跟他这次坚持要接的活儿有关。他一直焦虑,甚至忘记在睡觉时钉住莫里森的手脚,虽然莫里森什么也不会做,但他大部分时间还是躺在麦克雷身边,听船上生物发出的各类声音解闷。

  船整整行驶了三天,最终停靠在一个冷清的港口。

  莫里森扛着虚弱的麦克雷下船后找了一间农舍,给他讨了口水和吃食。麦克雷狼吞虎咽地嚼着有些发霉的面包,看着有了些精神。然后他们在这个小镇的一个角落里休息,一直等到天完全黑。

  麦克雷向农舍主人打听了这次生意的细节,据说是小镇附近的田地里一直游荡着一只鬼,前端时间开始这只原本无害的鬼突然进入小镇,隔三差五杀人,尸体被吃得支离破碎,且受害人不分男女老幼;小镇的守护神也在同时间突然衰弱,无力保护附近的居民,所以才四处散播消息,希望有猎人会被这次的高额赏金吸引。

  莫里森听不懂他们使用的语言,就呆在屋外等麦克雷出来。

  “来的猎人都没辙。连那只鬼的毛都摸不到。”麦克雷抽着烟,看上去又变回了原先那个小混球,他甚至在莫里森的肩膀上灭烟,把那件外套烫出一个黑印。

  “这里的人语言衣着各方面很奇特。”莫里森对这样的行为表示不以为然,并说。

  “他们是从很东边的地方迁徙来的,只在这里住了五十多年。”麦克雷仰头活动脖子,他总是抱怨那艘船上糟糕的卫生条件。

  天已经很黑了,小镇上已经没什么人出门。麦克雷按照那位农舍主人说的来到刚收割过的麦场:一簇簇的麦茬在夜风中摇得唰唰响,远处的麦堆看起来一拱一拱的,在黑夜中依稀显出更深邃的颜色。麦克雷躲在其中,等待恶鬼出现,并且为了以防外一,莫里森站在小镇最高的瞭望塔顶,时刻监视着麦克雷的安全。

  当入夜梆子声响了四下时,他们终于在那片仿佛无垠的麦田边际发现了异常。不知何时,麦田里游荡着一个人形的东西,皮肤青黑,额上长着两只骨头一样的犄角,两只眼睛在黑夜中泛着荧光。那东西用双腿行走,两只胳膊垂下,腰低低地佝偻着,而头却一直向天上看去,张着嘴,喉咙里溢出意义不明的咕噜声。

  莫里森看着麦克雷在麦堆后给枪和弩上膛,从容地走出去面对恶鬼。这应该是个相当简单的活,莫里森这样想,可是麦克雷突然做出了意料之外的事情:他突然扔下本对准恶鬼眉心与心脏的武器,赤手空拳地看着恶鬼向他走地越来越近。“搞什么?”莫里森低声说着,麦克雷背对着他,他无法分辨这是麦克雷自己做出的决定还是受到魔法之类的蛊惑,但让自己无端送死绝不是麦克雷一贯的作风。于是在麦克雷与恶鬼之间的距离只有几米的时候莫里森去了麦克雷身边,将麦克雷挡在自己身后。

  恶鬼走近了,他看了两人一眼,依旧发出咕噜的声音向远处走去。莫里森看了麦克雷一眼:他对莫里森的出现毫不吃惊,只是严肃地盯着慢慢走开的恶鬼,冲莫里森做了个手势,然后跟了上去。三人一前一后地在麦田中走,一直到一声鸡鸣,恶鬼回头看了看地平线上隐约露出的太阳,然后突然倒在地上,一团浓烈的黑烟瞬间包裹住了他。

  等到黑烟散尽,莫里森才允许麦克雷上前查看。麦克雷撩起倒在地上的男人的头发,出了一口气,打了个响指,对莫里森说:“帮我把他抬走。”

  他们沿着麦田与小镇的边界走,直到看到一个小庙一样的屋子,外面立着一个朱红色、没有门扇的框架。他们将男人扛进小屋后麦克雷瘫坐在地上,眼神呆滞地盯着屋内挂在墙上的一张画。从屋外进来了两个穿着纯白衣物的小孩子,莫里森从头到尾没有在他们身上闻到任何生物的气味。两个小孩子为倒在地上的黑发男人穿上华丽的衣服,将他搀扶至屋子中心的位子上坐好只好,朝麦克雷与莫里森鞠了一躬,然后掩上门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男人醒来了。当他看到了麦克雷后立刻爆发出了一种低沉的声音,莫里森猜测这是在表达不满甚至咒骂。然后男人端坐在地上,向他们鞠躬,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说:“感谢两位的帮助。没齿难忘。”

  麦克雷哼了一声。男人闻声又扭头看着他:“你老了不少,麦克雷。我以为你早死了。”

  麦克雷的脚尖晃了几下:“我过得还行,至少看起来比你强。”

  “被怪物血诅咒的生活看起来确实还不错,你一点都没变。”

  “哪有吃人的狼神生活好,你真是过誉了。”

  莫里森看着两人一来一回一刻不停地互相羞辱,突然一阵笑意涌上心头,但被他强压下去了。 “麦克雷,这位是?”他有些不舍地打断了他们喋喋不休的争执。

  男人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咳了一声,又恢复了原先严肃的面孔,转头面向莫里森:“在下岛田氏半藏,狼魂继承者,这所城镇的守护人。”

  麦克雷又呸了一声。

  莫里森如实表明了自己吸血鬼的身份,半藏并没有表示出任何情绪,只是点点头,这让莫里森松了一口气。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后,麦克雷开口打破冰层:“我遵守约定来了。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半藏黑色的眼睛看了莫里森一眼,然后站起来走到麦克雷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我要你射穿我的心脏。“莫里森的耳棱因为”心脏“的字眼抖动了一下,吸血鬼对弱点的本能反应。麦克雷看起来更加吃惊,但是他将嘴唇紧紧抿了起来,过了很久才开口:”我需要一个合适的价格,还有理由。你有一个晚上的时间组织语言说服我。“

  半藏猛地蹲下,将麦克雷连着衣领揪起,然后把对方口中喷出的烟雾一口气吹散:“钱你要多少我都能给你,我没有时间了。“

  “他说的对“,半藏听到莫里森的声音愕然扭头去看他,”给我们一个正当的理由。这毕竟是生意,我们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半藏将麦克雷的衣领捏得起皱,又不得不放开。他整整自己的衣物,重新回到房屋中央的地方跪坐端正。他吸了口气,清了清嗓子:

  “我杀了我的亲弟弟。”

  “岛田家世代继承狼神之魂,有几百年了。在迁到这片土地之前,我们已经辗转了多个地方,更换了多代领主,同时也是继承狼魂的守护神。在上一次迁徙决定后岛田领主需要换代,支持者们在我与我弟弟之间争辩不休。在争执即将发展至不可调和之际,家主,也就是我的父亲,命令我与弟弟决斗,不限时间,不限地点,不限手段,只为了抹除对方的死斗。”

  “那场决斗持续了一周,但前六天我与他都闭门不出。我不想这样做,我相信他也一样。父亲不断命人送来书信,催促决斗开始,但我仍然犹豫不决。终于,父亲送来了真相,关于狼魂的真相。”

  “我本以为守护神指的是守护城镇、守护我们的人民的存在,其实完全相反:守护神是指由岛田家的继承人承受并保护狼神魂魄。狼神本就不是守护的神明,而是杀戮的。继承狼魂的人会成为半神,但狼魂时而会借用继承人的身体来行血腥之事。居民们以为最近镇上的屠杀是外来恶鬼所为,他们错了,恶鬼一直在他们身边,受他们崇敬爱戴,同时呼吸着他们身上的人肉味道。”

  “我绝不能让弟弟在那场决斗中获胜。他是父亲情人的孩子,吃过太多苦,这样的命运不配他。他值得更加快乐的生活。”

  “虽然调皮了一些,但他一直是个好孩子。”

  “我在第六天的晚上受到了攻击,是我弟弟,父亲一定也对他送出了书信,但明显与给我的不同。他那晚很慌乱,破绽很多,但招招致命。我猜测父亲对他说了与真相相反的话,挑拨我们兄弟,好让决斗开始。我只得迎战。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不知为何,最后挥出那一刀时,狼神降临在我的身上,我无法控制那种力量,将弟弟连腰斩断。”

  “直到现在,我依旧记得他脸上的表情,像是迷惑,又不像。但我确定他一定恨我直到他断气。”

  “然后我们就迁徙到了这里。已经过了几十年,我已经没法再过多地控制狼魂。对居民们的杀戮会越来越多。我厌倦了这些,我已经受够嘴里那些尸体的血肉味了。”

  莫里森听半藏这样说,半藏闭着双眼,眉头紧皱,像是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中。

  “你少在这里装可怜!”麦克雷对半藏大吼,“寻死对于你来说是很简单,可你死了狼魂怎么办?你的人民们怎么办?你就这样故作清高然后至他们不顾吗?”

  “你不会杀掉我,用我的箭,将狼魂封印在我的身体里,只有我的血亲才能拔下它,而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它永远无法再重现人间;至于这里的居民,我的式神会幻化成我的样子安抚他们,没有我他们照样可以生活。”

  “用你的手杀过的人,你就这么简单地向他们赎罪吗?”麦克雷的太阳穴上青筋紧绷。

  “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我没法再为他们多做什么;更重要的是那些还活着的人。”

  “可是……”

  “麦克雷!”

  半藏爆发出怒吼,他的身边似乎聚集起一阵无形的力量,压迫地让麦克雷住了口。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身边的小女孩吗?你走后,狼魂就失控了,我杀了她,把她撕成碎片,用我的喉咙咽了下去。刚才迎接你的式神们,你没觉得其中一个很眼熟吗?“

  麦克雷瘫在地上,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融化了。他感觉脊椎刺麻麻地痛,从脖颈到额头,有一股热量从那里上升,然后又变得像冰块一样寒冷。他记起半藏曾在篝火边拍着这个拣来的小丫头,说她的名字在他的语言中有花朵的意思,小丫头一直笑嘻嘻的样子,半藏难得一见的目光柔软的样子,现在都被火舌烧得干净。他怎么能忘了,那个小丫头的脸与那个式神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抿着嘴唇,目光冰冷又空洞。

  “也许世界上还有应对狼魂的方法,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杰西麦克雷。“

  莫里森走过去将麦克雷拽起来,在他的后背使劲拍了几下:“照他说的做吧。“麦克雷回头看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情绪太多了,反而看起来空无一物。他将额头抵在吸血鬼的肩膀上,深呼吸了几口后重新站稳,接过半藏双手呈上来的箭矢:跟半藏平时用的没有什么差别,但是箭头分作三股,不停地绕中心转动,而中央有一点蓝莹莹的亮光,像心脏颤动一样一抖一抖。

  麦克雷将箭矢装进弩,走近半藏,将箭头对准心脏的位置。“这样真的是你想要的吗,狼神大人?“他问半藏最后一个问题。

  半藏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面目依旧严肃:“你可别射歪了,猎人。“

  箭矢穿进胸腔的下一刻半藏就倒了下去。麦克雷接住了他,缓慢地让他平躺在地面上。半藏的眼睛逐渐变得浑浊,他嘴唇翕动喃喃着什么,然后他的眼睛闭上了。在这过程中没有什么异常,就像一个普通人被杀死了一样。

  门扉开启,两个白衣式神无言地走进来。它们拉开一个暗门,露出一个空间比小屋大许多倍的地下室,莫里森与麦克雷朝那里看了一眼,那里除了金银币外还有不少白骨。式神们将半藏拖进那里,让他坐在一个高台上,给他穿上铠甲,戴上狼皮做成的头饰。半藏看起来如同还醒着的样子,坐在那里俯瞰地下的财富与尸骨。式神来到麦克雷面前,对着财宝做出请拿的动作。麦克雷看着那副宛如冰霜覆盖一样的面孔,伸出手指摸了摸它脸颊上粉红色的印机,然后拧了一把,俯下身抓了一把钱币离开了。那个式神站在那里看他们离开,脸上被拧过的地方有些发红,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评论(1)
热度(5)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