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守望先锋】【麦76无差】余烬(2)

一. 启程

二. 炼金术士

 麦克雷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本以为这次任务同往常一样:两点一线,他杀人,他付钱。而在第三天晚上莫里森告诉他,这是一次长途旅行、多个站点时,他蹭地从火堆旁站起来,对着这个吸血鬼痛骂他生平已知的所有脏话。而莫里森只是耸耸肩:“你不会以为这次的报酬是像钱那样好赚的玩意儿吧?“麦克雷这才闭上嘴,脸上有些烧:他之前确实是想得太过轻松简单了,这个老妖精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弃他的生命?而这任务是这怪物残忍的玩笑也说不定。麦克雷甩甩手,放下火枪与十字弩,重新坐回地上,开了一个土豆罐头闷头吃了起来。

  “别生气,我不会食言。等你做完你该做的事,我自然会把东西给你。你最好快点吃完,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莫里森将身上的皮外套向下拉了拉:他们路过一个集市时买的。莫里森现在看上去活像个有门道的猎手,麦克雷在他面前反而显得华而不实起来。他不太喜欢这双粗布靴子,赤脚走惯了,刚穿上时就像只被戴上脚套的猫一般滑稽。”你真的觉得这身打扮适合我?“莫里森问麦克雷。而麦克雷正专心吃他的晚饭,头也不抬地哼哼了一声。莫里森也不问了。篝火在夜里发出噼啪声。

  他们一直沿着脚下的路走到破晓,终于看到一座村庄。莫里森看过一家一家的门牌号,终于在最角落的一处顶部歪斜的两层小楼前停下了。他敲了敲门。过了很长时间才听到房里传出脚步声。

  门开了。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大概十一二岁,穿着花边的白裙子,光脚站在地上。她仰头看他们,眼睛很大,又黑又亮。

  “你好法拉。她在家吗?“莫里森蹲下,摸摸女孩的头发,语气柔和得让麦克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法拉点点头,然后立刻转身跑到楼上。没过一会儿麦克雷听到啪嗒啪嗒拖鞋踩地的声音:法拉牵着一位老年女性的手,一个劲地向前拉。女人被拽地脚步慌乱,但是依旧面带笑容地嗔怪女孩。直到她看到莫里森,她的笑容几乎是立刻从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慌张无措。

  “杰克。“

  “安娜。“

  他们互相致意。名为安娜的女人请他们进了屋子,在堆满书籍和器皿的餐厅落座。在女人为他们泡茶时麦克雷环视四周:房子的布置很温馨,晨间阳光将木板点亮,整个房子看上去就像个灯笼;周遭的器皿里装着不同的草药动物,上面贴着标签,有很多字麦克雷并不认识,但凭直觉他认为这个女人大概从事巫医之类的职业。

  女人端来了香草茶。女孩法拉跟在后面,一只手紧紧拽着女人的裙摆。太阳渐渐高了,但没有人开口。麦克雷喝了一口茶,被口腔里的酸味呛了一下,不停地咳嗽。房内的其他三人看了他一眼。法拉递给他一张纸,他不好意思地接过,然后擤了擤鼻子。法拉被他滑稽的样子逗笑了,把脸彻底埋在女人的裙子里。室内的气氛稍有缓和。

  “最近怎么样?“女人先开口。她的声音配得上她面容的老态,沧桑地如同被风化的石头。

  “还行。跟平常一样。“莫里森的手指在茶杯边沿上划着圈。

  “一样好?还是一样糟?“

  “……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女人喝了一口茶。

  “你呢?你还好吗?“莫里森问她。

  女人看了看麦克雷,又看了看躲在背后的女孩,微笑着让女孩去后院玩。女孩点点头,一蹦一跳着出门去了。女人这才呼出一口气,眉间的皱纹稍微舒展开了一些:“红化失败了。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总是失败。“

  莫里森看起来有一些失落。麦克雷对他们的对话摸不着头脑,立刻打断了他们:“请问有谁可以给我解释一下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吗?“

  女人笑了一下,放下茶杯朝麦克雷伸出手:“你好,我是安娜艾玛莉。杰克的老朋友。“

  麦克雷将女人的名字在脑中转了一圈,突然想起了什么:“安娜艾玛莉?海盗女王?可是这不可能!海盗艾玛莉已经去世两百多年了!“可是女人右眼角下的纹身图案确实与书本里描绘的一模一样。

  安娜看着麦克雷惊诧的样子跟莫里森两人对视着大笑起来:“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的本职工作是炼金术师,海盗只是我一时的兴趣。“

  麦克雷吃惊地合不上嘴,而很快地他就适应了这个事实。他又喝了一口茶,强装镇静:“那么我们今天造访炼金术师是做什么呢,杰克?“

  安娜起身,在一个壁橱里翻出一个皮囊,用绳子紧紧封住开口。她解开绳子,从里面倒出一个绒布包裹的东西。打开绒布,一颗金属色的圆石头静静地躺在那里。安娜双手捧着那颗石头,虔诚地将它放在莫里森的手心里。

  “我只能做到黄化这一步。剩下的你们只能去找安吉拉碰碰运气了。“安娜看着莫里森将那块石头收好,双手放在胸前像是祈祷一样。

  “安娜“,莫里森的声音如同叹息一样,”你做的已经足够多了,是时候放手了……“

  “我不会放手的,杰克。我不会的。我已经坚持到现在了,很快,很快就能……“

  “可是……“

  “够了,杰克。放手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气氛如同冬天的水一样刺骨,麦克雷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没兴趣,只知道他们马上又要启程了。于是他打了个哈哈,溜出门去透口气。太阳被不知道哪里飘来的云彩遮住了,也没有风,周围的树像是凝固了一样动也不动。麦克雷被空气的闷热搞得有些烦躁,他用力地拉了拉领口,但不管用。就在他找安娜家的水井时,他发现法拉一个人坐在井边,把手中的谷粒朝空中撒去,几只麻雀在地上一跳一跳地追着谷粒啄。法拉的嘴角愉快地上扬着,脚在空中一晃一晃。

  “小姑娘,坐在这里太危险了,快下来吧。要是你掉进井里,你婆婆该多伤心啊。“麦克雷走近她。法拉回过头,嘴唇一张一合,没有发出声音。

  原来她不会说话,麦克雷心想。女孩乖巧地跳下来,双手背后笑眯眯地看着麦克雷。麦克雷心里泛起几丝暖意,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可就在麦克雷的右手碰到她的一瞬间,她浑身立刻被紫红色的火焰包围,眼珠完全变成了白色。她身体浮空,尖叫声刺痛麦克雷的耳膜,让他捂住头并不住地在地上翻滚。是恶灵!麦克雷心中一颤,习惯性地去摸腰间的枪对准女孩眉心。但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前,一个东西擦着他的耳朵飞过,击中了法拉。女孩身上的火焰消散,身体重重地跌在地上。麦克雷回头看到安娜半蹲在地上,手中举着猎枪,而法拉倒地后她立刻扔掉枪朝法拉跑去,温柔地抱起她,将刚刚注射进法拉身体的药剂瓶拔出来。麦克雷看到法拉的皮肤被烧出青黑的印机,一时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对着安娜的背影说了一句抱歉,然后跟在莫里森的背后离开了。他回头了很多次,安娜一直抱着法拉坐在那里,直到他再也看不到她们。

  雨走在半路上就下起来了。麦克雷与莫里森躲在一间倒了半边的修道院里晾衣服。麦克雷将武器一一弄干,莫里斯看着手上的黄石头若有所思。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请便。”

  “关于安娜艾玛莉,她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有那个女孩究竟是什么东西?”

  莫里森很久没有回答,久到麦克雷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才开口:

  一个母亲曾经生下一个女儿,她非常疼爱她,女儿也聪明伶俐,见到的人都喜欢她。有一天,女儿生病,眼看就要离开人世,伤心欲绝的母亲为了女儿的性命,不远万里去寻找能实现任何愿望的贤者之石。虽然她找到了,然而因为喝下了陷阱中有魔力的酒,母亲忘记了自己原本的使命,转而流连在各个大洋上收集财宝。等到魔力失效,母亲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可时间已经过去了数十年,女儿早已死去。母亲悲痛万分地对贤者之石许愿,希望女儿能重回她的身边,不料这是一块假贤者之石:女儿虽然回来了,但却以恶灵的身份来到人间。母亲运用她知道了所有技艺,勉强让恶灵沉睡。而她也一直在研究炼金术,希望由自己来制作真正的贤者之石。

  麦克雷喝了一整瓶蜂蜜酒。在沉沉睡去之前,他记得法拉当时在水井边对自己做的口型。

  妈妈。


评论(4)
热度(10)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