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守望先锋】【麦76无差】余烬(1)

可能写个小连载吧......随缘更新

麦76无差,NC-17

简介:一只初拥成功了一半的吸血鬼与一个被龙血感染的男人。

正文:

  “你的味道很奇怪。“麦克雷站在漆黑的客厅里,说给自行到访的客人听。窗户被打开了一扇,没有强行破入的痕迹。脏兮兮的窗帘在夜风中颤抖,发出布料摩擦的声音。

  客人不是人类,也不像任何他知道的生物。因为感染的关系,麦克雷的嗅觉惊人,有人说他的鼻子甚至比得上狼人。这股味道很淡,混杂在水一般潮湿的霉味和青苔味中,麦克雷花了一点时间才辨别出来那是动物血的味道,有一股牲畜身上的臭味。

  他的右臂在黑暗中发出熔岩一样的光和热量:火,那是野兽最讨厌的东西,但麦克雷不敢放下它和握着的枪:天知道什么东西会从角落里扑上来。他可没另一条用来胡来的命。龙血的代价已经足够让他上一课。

  “杰西麦克雷先生,我想雇佣你。”

  声音从背后传来,麦克雷猛地回头开了一枪,伴随着子弹入肉的声音,他的鼻子像是一瞬间被血泡了一样,窒息得让他想吐。

  手臂发出的光照亮的地方坐着一个人,人型生物。胸口上拳头大的伤口正在愈合,血液在它的胸腹上流淌,发黑发臭。

  “雇佣我?吸血鬼雇佣吸血鬼猎人?你认真的吗?”麦克雷判断了对方身份,将桌上的烛台点燃:那烛台是从一个倒卖贩子那儿顺来的,繁复的富人风格,跟这间漏风落雨的破宅格格不入。蜡烛的亮度好多了,麦克雷给它罩上玻璃,不看角落里的吸血鬼,似乎对它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麦克雷点燃了一支烟。他穷疯了,真想来支雪茄,廉价烟草的焦味很重,让他不住地吸着鼻子。

  “没开玩笑。我知道你需要钱。我可以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你。”吸血鬼的伤口完全愈合了,声音听上去有力气了一些。

  “这取决你让我做的事。一只光屁股吸血鬼的所有财产,不开玩笑,先生,没什么说服力。”麦克雷瞟了一眼对方,这具说话的活尸体什么都没穿,皮肤苍白地好像在烛火下发光。

  “发生了一些意外。我可以保证。”吸血鬼的声音没什么起伏,说明它既没有被激怒也不觉得麦克雷的话有多好笑。

  “告诉我你要做什么。然后给我合适的定金。没商量。”麦克雷准备结束这场可笑的面试了。

  吸血鬼站起来,走到麦克雷面前。它浑身伤痕,颜色比苍白更像人类一点,但也是腐肉的颜色。它与麦克雷身高相仿。蓝色虹膜,没有胡渣,指甲平滑,牙齿整齐。“借一下右手。”没等麦克雷答应,它自顾自拉过那只滚烫的手,紧紧贴在自己胸膛上。所有接触到那截岩浆般手臂的地方起火了,皮肤肌肉变成灰烬落下。麦克雷平淡地看着吸血鬼的自残行为,只在最后一刻脸上浮出了笑容:“这个价位可以让我做任何事情。”

  吸血鬼的胸腔被烧掉了半个,透过肋骨,可以看到在枯槁如木的心脏旁静静躺着一颗红色的晶石,指甲片大,有规律地散发着诡异的光彩。麦克雷需要这块石头来解除龙血的诅咒,变回普通的人类,而这只吸血鬼显然依赖这块石头而活;现在它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麦克雷的帮助,这让麦克雷稍微有了一些好奇。

  “我要去一个地方。你跟我一起去。然后我要你杀一个人。”

  “遵命。现在你是老大。怎么称呼?”

  “杰克莫里森。”

  “好的杰克;我这么叫你可以吗;听着,要雇佣我就要按我的规矩来。我不可能跟一只吸血鬼安稳睡在一个屋檐下,所以我得采取点措施,只是保证我的安全。明白吗?”

  “很合理。只要你觉得舒服就行。”

  麦克雷做的第一件事是给了莫里森一身自己的旧衣服。用麦克雷的话来说,莫里森不能什么都不穿地在他家里遛鸟。他的衬衫穿在莫里森身上有点紧,但莫里森什么都没说,麦克雷也就默认它觉得舒适了。

  然后他做的第二件事是将莫里森四肢用木钉钉在自己床边。他尽可能速战速决,不过莫里森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说明不合身的衬衫对于莫里森来说确实不算什么痛苦,它不说话,也不看他,眼睛朝着天花板一处剥落的墙皮发呆。麦克雷忍不住问了它一句:“有感觉吗?”

  莫里森的眼球动了一下,但立刻又回到了目光呆滞的状态。它点点头:“嗯,很痛。”

  “你他妈的真是个怪人。”麦克雷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把手中的榔头扔到一边,很快脱了衣服蹬掉靴子,翻身上了床。

  “你裸睡?”莫里森问他。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只是考虑到刚刚让我穿衣服的也是你,我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

  “我不提供性关系这项业务。”麦克雷打断了对话,很快睡着了。莫里森侧过脸去看麦克雷:他背对着他,宽阔的脊背被床单包裹住,脚露了出来,身体朝前弯曲,活像一只营养丰富的毛虫。莫里森知道自己有些饿了,之前的两次再生消耗了它不少精力,但手脚被钉得严实,它只能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关闭所有不需要的感官。

  它能听到麦克雷心跳的声音。沉稳又有力,伴随着他的呼吸声一起堵塞了莫里森的思绪。


  麦克雷起床后惊讶于这只吸血鬼的虚弱。无论他怎么叫它都没有反应,木钉拔出来后的伤口也迟迟不见复原。他拍打他的脸颊,用拳头捶打,莫里森就像死了一样纹丝不动,面色铁青。麦克雷不知所措地坐在一旁抽烟,也许它真的死了?那么他就可以合理地把那颗石头从他胸膛里挖出来。可是万一他没死呢?它是个比起吸血鬼更像尸鬼的东西,也许它饿了。想到这里麦克雷站起来,掏出匕首朝自己左边小臂比划了几下,他拿不准该不该用自己的血喂它,也许他应该出门去买一头羊,或者打一只兔子。可他没有那么做,打猎太麻烦了,而一头羊又不便宜,现在他唯一能找到的便捷血源就是他自己。

  他在小臂上划出一条口子。匕首很锋利,他尚未感觉到疼痛鲜血就从细线般的伤口中渗出:先是血珠,然后聚成一股流下来。“吃饭了。”麦克雷看到莫里森的眼睛睁开,呆呆地望着自己,像是睡糊涂了样子。而下一刻,莫里森的迅速移动带起一阵阴风,麦克雷觉得自己像被野狼扑倒一般。他倒在地上,莫里森压住他流血的胳膊,尖牙弹出,压进皮肉。麦克雷感觉手脚发冷,头脑昏沉,眼前花白一片。他立刻踹开压在自己身上不知满足的吸血鬼,后翻滚与对方保持了一些距离。

  “感觉好点了吗?”麦克雷问。

  “你的血尝起来糟糕透顶。腐烂的水牛肉都比你好。”莫里森跪在地上,用衣服擦自己下巴上的血。麦克雷记得它的虹膜本是蓝色的,而现在在红色和蓝色之间激烈地变换着。

  “别要求太多,本来我就不负责为你提供血液。从现在开始,自己饿了就自己去找食物。没有下一次了。”麦克雷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趁机拿走石头,但转念又为自己的职业道德而窃喜。

  “非常好。合格了。现在准备你的东西,我们天一黑就出发。”莫里森说道。它重新躺回被麦克雷钉住手脚的地方,合上眼睛。

  麦克雷对对方这种小聪明一样的面试手法有些不屑:服务于人类与怪物的雇佣兵,在这个国家只有他麦克雷一人。这种提前警告对他的警示作用甚微,毕竟他的我行我素更是出了名的。他从破窗子往外吐了口痰,开始收拾起东西。他没什么家当,无非就是一两身衣服、烟盒、弹匣,其他的值钱东西他都已经穿在身上了。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麦克雷有些无聊,他出门转了转,但平时那些扒手小乞丐们今天都没出门,没人给麦克雷交保护费让他去喝一杯,他只好又折回去。

  夕阳将破旧的大理石墙壁染成橘红色。麦克雷坐在天台发呆。他的胳膊变成这样已经过了多久了?如果变回正常人他又要去做什么?变回正常人的话,他现在用来做买卖的身手大概也会同龙血诅咒一起消失不见的吧。农夫?渔夫?铁匠?他会结婚吗?

  风将青色的烟送走。他将烟蒂在地上捻灭:那里已经有不少各异的烟屁股了,看着火球一样的太阳逐渐沉下地平线,脑袋里的喧闹的问题也随之安静下来。当四周完全黑下来,照亮他的只有他的右手臂,像根火炉里快燃尽的木柴似的。他习惯性的想再点支烟,但身后传来的声音制止了他。“我们走吧,小子。”


评论(2)
热度(9)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