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有乐亭八云/与太郎】烛火摇曳

标题:烛火摇曳

原作:昭和元禄落语心中

配对:有乐亭八云/与太郎,斜线无意义

分级:G/全年龄

前言:我没有选择用菊比古而是八云这个名号的意思应该是很显而易见的了。我希望将菊比古这个名字留给初太郎和美代吉。我自然是尊重原著BG向的,这篇不才之文只是用来解我心头一个念想,将它至少在我的文字里小小地实现一下,没有任何对原著不敬之意。由于我其他同人常写的是翻译腔或复古白话文,这次为了贴合原著,有意尝试了日式中文的说法,虽然已经尽力,但始终不能让自己满意;各位有看的不悦的地方也请指出。诚惶诚恐,感激不尽。

正文:

  清晨的麻雀三三两两,喳喳叫个不停,八云坐在窗台前,吸饱墨汁的笔在空中悬了很久,直到一滴滴落在纸上,他恍如由梦中惊醒。

  “今天倒是个好天气啊。”他将纸笔收好,站起来拍拍腿上衣物的褶皱,拿起拐杖。

  “哦!师父要出门吗?”与太郎从餐桌伸长脖子,嘴里还塞着白饭与腌菜,声音嘟嘟囔囔地招人厌烦。

  “吃饭的时候就闭嘴好好吃。”八云抬手伸进松田为他展开的外套袖子里,然后是围巾和帽子。“我去一下委员会,去给某个呼噜震天响的笨蛋道歉。”

  “实在非常抱歉!”八云话音刚落,就看到与太郎连滚带爬地冲到自己面前,跪坐在地上谢罪。刚刚还捧在手里的饭碗倾倒在桌子上,饭撒了一地,有一些饭粒甚至跟着与太郎,在走廊上落了一路。“师傅!”与太郎磕在地上的头猛地抬起来,眼角憋得通红,鼻涕从一只鼻孔里流出来,嘴上还沾着酱汁,真是狼狈不堪。八云觉得有些好笑,他与他做那三个约定都过了这么久了,每次一逗他他都会当真,就像一只被遗弃的野狗,每一次当你准备离家时它就会又蹦又叫,生怕再次被抛弃似的。

  “瞧瞧你这样子,让别人看见我的弟子是这样的德行他们会怎么笑话我。”八云淡淡笑着,俯身下去,手指从与太郎鼻尖上拾起一粒饭,扔在烟灰堆里。

  “是,是!非常对不起!今早起来练习还没来得及洗脸!我失礼了!”跪在地上的与太郎立刻笑起来。受不了,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真不知道该说他适合说落语还是不适合,八云心想。

  “掉在地上的饭给我捡起来吃掉,知道了吗?我回来后要检查你的《梦金》,给我洗好脸等着。“

  “是……真可怕啊……“

  “你有什么意见吗?“

  “绝对没有!您路上小心!“

  八云哼了一声出门而去。早春的东京对于他这样年龄的人着实有些凉了,但路上男女来来往往,嬉笑着,热闹非凡。真聒噪啊,他想着,好不容易从那聒噪的家里跑出来,却左寻右寻没有个清静的地方。他叹着气,慢悠悠地沿着路一直走。公园里有些花苞已经准备开放,他隔着马路,远远地看着那里。

  “今年,还要来赏花吗?“他喃喃道,口中吐出雾气,青烟一样消散在澄澈的天空中。

  

  坐在八云面前的于太郎紧抿着嘴唇,双手将大腿面上的裤子捏得皱巴巴地,额头都是汗,双眼满是期待和惊慌。

  “嗯……“

  八云手中的扇子一下一下地拍打在八云自己的肩上,啪地,与太郎的全身随着那一声声也打着哆嗦。他咽了一下口水,硬着头皮问道:“……师,师父?“

  啪。

  “还可以。“

  “欸?“

  “声音转换还是太生硬了,再柔软一些,用自己去演出不同的感觉,还有……“

  话没说完,八云觉得腰间一沉,与太郎已经紧紧抱了上来。

  “太好了!太好了啊师父!欸这是第一次?是第一次对吧?我居然能让您承认我的落语了!啊啊,简直就像做梦一样!“那双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八云,让八云反而有些惶恐。他伸手扯住于太郎的右脸,使了一把劲。

  “疼疼疼!“

  “少得意忘形了!只不过夸你一句就变成这样,这是修行不足,你还差得远呢!“

  “是!师父!“一张蠢脸对着自己傻呵呵地笑,八云不禁手上又多了几分力气,却让手下的脸笑得更灿烂,他只好松了手。

  “你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

  于太郎不说话,只是搂着八云的腰,笑得好像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八云看着他,吐了口气,摸了摸他过长的头发:“你学得很快,也模仿地很像。现在还是前座不要紧,但有时候你也要多动动脑筋,想一想自己的事。”

  “自己的事?”

  “比如说……算了,你这样的脑袋,还是先模仿我和助六吧,免得你又犯糊涂。“

  “师父说的我听不懂,但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

  “嗯。“

  “我最喜欢的就是师父了。“

  “是是。“

  永太郎似乎拥抱的时间有些太长了,八云没等到自己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他的鼾声。臭小子,大概又半夜不睡觉听磁带了。永太郎胳膊松了劲,身体自己调整到舒适的姿势,继续睡觉。八云没有叫醒他,就让他枕在自己膝盖上。

  他也有些困了,这样的场景有些过于熟悉,落语家的记忆力此时却不听话,让八云死活想不起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熟悉以至于安心。

  他站在一片漆黑中,渐渐有烛火亮起,一盏又一盏,直到将他身边的黑暗都驱散。白色的烛油沿柱身滑落,周围静谧,似乎能听到烛油落下的声音,仔细一听却什么都没有。

  “这里是?“八云问。

  “你我曾约定好,你最后会孤家寡人地死去。可你骗了我。“

  有声音自身后传来。八云回头去看,只见一张脸浮在黑暗中,怔怔地瞪着自己。仔细瞧去,那竟然是年轻时的自己,发丝乌黑,皮肤光洁,眼神明亮。

  “我骗了你?“

  “你看看你的蜡烛。“从浓稠的黑幕中伸出一只手,骨节分明到消瘦,指向一处。八云顺着那手指去看,只见一只长蜡烛熊熊燃烧着,周围的烛光与它相比仿佛萤火比太阳。

  “这……“

  “我们说好,让你的蜡烛燃尽,所有的一起就都结束了;你却自作主张,将你的火苗移到徒弟的蜡烛上。“

  “我没有……“

  “怨恨啊。让这烛火熄灭吧!熄灭吧!熄灭吧!“说着,那手像蛇那样伸长,朝那蜡烛扑去。八云瘫倒在地上,为自己的狰狞的脸感到惊恐。

  “你是,死神!“

  “我是你,哟八代目,等好久了!“

  “什么?“死神的样子看着有些痛苦,八云抬头去看,那根本就燃得正旺、永太郎的蜡烛,那里的火焰正腾腾升起。焰舌中依稀看到另一张人脸,正对着八云笑。那笑容太耀眼了,让八云恍惚了一下。

  “师父,我们该启程了,观众们还等着呢。“火焰对八云这样说。

  瞬间火焰吞噬了八云,仿佛将他抱在怀中,灼人却也温暖。八云闭上眼睛,耳畔还回响着死神沙哑的声音。

  “我会抓住你。“

  到时再说吧,八云在这片明亮的温暖中抓紧了身边的东西。


  小夏进门看到松田,有些惊讶:“今天老头子不用出去的吗?“

  松田从灶台上端下一锅粥,苦笑道:“似乎是白天自己出去的时候着凉了,回来没一会就发烧,与太郎发现的,现在还在看护呢。“

  “什么嘛,那个老头子,快点死了才好呢,“她拉开门,”喂怎么……“

  八云躺在被褥里,本来盖在额头上的冰毛巾掉在地上。小夏看到八云怀中抱着同样熟睡的永太郎,心情突然变得很糟糕。她将毛巾重新冰了一下,放回八云额头上,然后赌气一样地在八云另一边躺下,抓住被子一角。


  

  


评论
热度(11)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