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生日快乐


它坐在屋檐上,对着我笑。

我向它打了个招呼,挥了挥手。

它不说话,只是笑。

我喜欢看它笑。我觉得它应该是个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什么阴阳学说什么的没关系。我只是觉得它是个她。而我喜欢看她笑。

她的样子应该很美,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不记得了;每一次低头,每一次回首,她的样貌就在我的脑子里消失了,没有一个细胞能记住她,没有一条神经能挽留她。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她长什么样,比如她有着什么样的眉毛,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梳着什么样的头发。我只知道她很美,虽然我记不住她。

她应该也记得我,我想。虽然我不能记得,但我的心里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不会被抹去,就像那些学会游泳或者骑车后就再也忘不掉的人一样。我会忘记怎么游泳。我每年花整个夏天去学游泳,在夏天的最后一天学会,在明年夏天的第一天忘记。但这种感觉,她记得我的这种感觉,我不会忘记。它好像生长在我的身体里,从我出生的那一天就在那里。我与她在那么久远的时候就见过面吗?还是说更早,在那些颗粒组成我们身体的之前组成的那个身体时,我们就见过面?

我们跳过舞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跟她跳一支曲子,我很喜欢的曲子,大提琴与钢琴的合奏,她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换一支。如果跳过的话,那么我还想再跳一次。我们握住对方的手,眼睛不用互相注视。可以跳得慢一点,我很久没有跟别人共舞过了,我害怕踩到她。我有一种预感,虽然从来没有排练,但我们能合作的很好。探戈?她会喜欢探戈吗?还是只是站在一起摇摇晃晃?我都可以。

也许我见过她,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这让人有些烦躁。也许在梦里吧,也许吧,我记得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女人,远远地站在那里,我可以看到她在笑。我想被她拥在怀里,太阳穴贴在她的胸口,那里可以听到气流吹过气管的声音,还有血液泵动的声音。我记不得她的样貌,但我记得被她拥抱的感觉,真的,在梦里,很近很近。我也可能从来没见过她,但她让我感觉很安全,我可以像一只家猫,任性地躲在纸箱子里一样。

她坐在房檐上,我只记得这个,还有她头顶那个月亮。当我凝视她的时候我就无法下笔,而当我开始打字,我的目光就要离开她。我就会忘了她。我已经忘了她,你看,我正在打字呢。

也许我还能再见到她。我希望能再次见到她。她可能穿着裙子或者睡衣,她的头发可能束得很高或者散下来。她在我身边,我能感觉到,但我抓不住她,我也不想。

愿她常伴我身旁,皎洁如满月,我的阿尔忒弥斯。

晚安。


评论
热度(1)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