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好长好长的下雨天

这雨下了两天半了。

周六的上午还在看群里的朋友侃大仙,说今年又白忙活了,被当地居民对预备飓风的狂热热情影响着搜刮了超市里的商品,堆在家里,有吃的有水,有的人还买了发电机,像过节一样;结果当天夜里就迎来豪雨,发生了美国这建国不过百十来年的国家中“百年不遇”的水灾。所幸本人所在的旧宿舍地势较高,如此这般的雨也没有影响到我什么,只是终日呆在家中,靠着补番跟吃奶酪意面过活。

学校的课从停到这周二到停至下周一。

从来没发现Kale羽衣甘蓝这种植物生吃的味道有这么差,我第一次买,一大盒什锦生蔬,上面赫赫标着的“organic”证明这是我平时看都不看一眼的菜,我不爱好锻炼,对于这种健身狂魔热爱的食物不屑一顾,认为脂肪与糖分是人类快乐的源泉。但这次我没什么选择。刚开始以为那怪味是来自那种叶茎呈紫红色的植物,后来发现是一种绿得很普通的东西,奇怪的苦味来自于它,以至于需要土豆沙拉里过剩的美乃滋才能冲淡一些那样的味道。

不停地收到来自气象局和学校的邮件,上面是各种应急联络方式,以及对收件人们的警告。老天,那个警告声,不一会儿就在手机上响起,吱哇吱哇,“早上六点四十此处会有洪水危险”,“晚上十一点此处会有洪水危险”。可怜的各种生物们,我看到社交软件上他们拍到的样子,跟我这里截然不同。可怜的生物们。

躺在床上一天后,不管我怎么变换姿势,只要我的身体不离开床面,后背就有烧灼的感觉,让人想脱个精光站在雨里。可就算我穿着衣服,只要一打开房门,站在人造区域与自然区域的交界处,看着那被风吹成四十五度角的雨,不到两分钟就关上门,将胳膊上吹淋的雨水在衣服上抹干后又回到床上。如此循环往复。

费了九牛之力撬开了之前弄到的一瓶白葡萄酒。我还有几个月才是合法饮酒年龄,但这样的天气不饮上一杯真是浪费。忘记买酒瓶起子的我把酒塞的上半部分弄得一团糟,像荒野中一棵被雷劈过的树桩一样。也许有一些渣滓掉进了酒瓶里,但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我太久没有自己一个人好好喝一杯了。我打开游戏,练了十来分钟的准头,觉得无趣又关掉。然后又在各个常用网站里浏览了一番,没什么新鲜,国内认识的人大致都在工作,国外认识的人大致都在睡觉迎接第二天。百无聊赖,酒过三杯,台灯的灯光看着比平时要昏黄许多。也许我应该睡了,但我现在还睡不着,可能还需要三杯酒。

我感到快乐,但似乎又没那么快乐。但此刻的平静是真的,多么难得。

评论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