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ABA=BAB/无差互攻杂食/不混圈/只是想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请不要跟我ky

【原创】一个普通的童话故事

    前言:用的格林童话的风格,里面一些地方也是借鉴了格林童话的一些故事,比如杂毛姑娘,后面的三个问题也是借鉴了一个故事里国王故意刁难未来要成为他女婿的磨坊主的儿子所出的三个问题,然后是魔鬼解答的。具体那个译版的忘记了,是小时候看的。这个是完整版,所以之前那个只有一半的删掉了。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个很小的国家里,有一个女孩出生了。她住在金色的宫殿里,大家称呼她为公主,都非常喜欢她。

    公主的父亲,也就是这个小小国家中的国王,十分疼爱她的女儿。他会不顾王后的阻拦,带着小公主出去骑马、打猎、射箭,每一次回家,小公主华丽的裙子上都沾满了泥巴跟树叶,王后很生气,但这也是她的孩子,她不忍心责备她。于是王后开始教小公主一切皇室公主需要学习的东西。小公主很聪明,不管是跳舞、弹琴还是作诗、画画都学的很快,王后高兴极了,她告诉了国王,说他们的公主是个可塑之才。国王思忖了一会儿,去找小公主。

    “你将来想当这个国家的国王吗?”国王问。

    “如果我成为国王,那就应该是女王。书上是这么写的。”公主回答。

    “可是这个国家从来没有女王。只有王子才能继承王位。”国王说。

    “那我就变得比所有的王子都要厉害。这样您会让我当女王吗?”公主问。

    “如果你真的能做到,那你将会是我此生最大的荣耀。”国王回答。

    于是小公主开始刻苦地学习各种技艺。她将每一次优异的试卷跟奖杯献给国王与王后,他们会奖励各种珠宝衣裳给她。可她一点都不喜欢。她要成为比全世界的王子都要厉害的公主,然后继承这个国家的王位,让国王王后永远地以她为傲。

    有一天,在公主满七岁的时候,国王告诉了她一个坏消息:他与王后要率领军队去与别国作战,于是拜托了这个国家的两位大祭司来照顾她。公主很难过,她站在山坡上,看着远去的军队,眼泪止不住地滴落。但她没有哭太久,书上说一个公主首先要坚强。于是她擦干净脸,来到了大祭司们的宫殿。

    两位大祭司的性格差异很大,一个很随和另一个则是个急性子,但他们都一样的老,随和的那一位的白胡子都快垂到地上了。急性子祭司总是在督促着小公主的学业:小公主本来以为做到完美的事情,急性子祭司总是能找到还能再改进的地方。“完美!一定要做到完美!”急性子祭司经常这样说到。但有时候,小公主会去找随和祭司一起玩,随和祭司常常去找一些巫师,他们在一起时会咏唱古老的咒文。慢慢的,小公主渐渐学会了这样的咏唱术,虽然这只是观赏性的法术,但祭司们也认为小公主在魔法方面也有独到的天赋。但每次小公主兴高采烈地告诉他们自己的理想时,他们总是沉默不语,叹息着握住公主的手。

    不知不觉,当战争结束时,已经过去了三年。

    公主回到那个熟悉的金色宫殿并迎来了她的十岁生日。她举办了一个华丽的生日宴会,但这次只有几个人到访,而他们吃完那个精致的大蛋糕后就离开了。公主坐在餐桌前,独自吃着盘里的食物。她觉得有些奇怪,但转念觉得自己一定是多心了。国王王后这时来到了公主的宴会。他们送给她美丽的裙子,公主看了看,将它搁在一旁。

    突然,从国王身后跳出来一个小男孩,长得跟公主几乎一模一样。他跑到公主身边,拍了公主一下,然后在那件裙子上胡乱地抓着,珍珠宝石叮叮当当地掉了一地。公主生气极了,她打了这个无礼的男孩一巴掌,然后将裙子死死抓在手里。

    王后很生气,她气得脖子都红了,像被晒伤了一样。她将小男孩挡在身后,说:“平时我们送给你的东西,你从来都不喜欢;今天又是怎么了?为什么要为了不喜欢的东西乱打人?”

    公主想辩解,但国王抢先她一步说道:“身为一个公主,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这是你的弟弟,这个国家的王子。”

    公主坐在椅子上,她感觉她的脊柱上好似结了冰,让她身体僵硬,一动不动。

    “我能成为女王吗?”公主问。

    “当了国王就要为了国家去打仗”国王说,“你是个公主。”

    一夜之间,公主突然变了。她原本漆黑如乌木的头发变成了麻雀尾巴那样的棕色,那双清澈的眼睛变得浑浊不堪,最糟糕的是,她本来光滑白皙的脸蛋变得又黑又粗糙,上面还布满了恶心的红色肉疙瘩。清晨起床后,公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挥手摔碎了它,然后用镜子的碎片割断了自己的长发,那些细碎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

    吃饭的时候,没有人说话。“你可真丑”小王子指着公主,哈哈大笑,“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公主?”国王与王后默不作声。

    渐渐地,“丑公主”这个称号传开了,甚至传到了别的国家。国王焦急地请来全国所有的名医,但没有人能治好公主的脸。“我为什么要治好我的脸呢?我觉得我生病的原因不是这个。”公主说。“因为没有王子会娶一个丑公主。”国王这样说。

    公主觉得受到了侮辱。她连夜用以前自己打来的猎物的皮赶制出了一件袍子。第二天,她来到国王与王后面前,行了礼,说:“我敬爱的父王母后,我思考了很久,请你们准许我去别国游学。世界如此广阔,我已经不再满足于书本上的知识,而是亲眼见证那些美丽的风景、奇妙的动物,还有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国王和王后听了很高兴,他们同意了公主的请求,并给了公主一笔钱。离开宫殿后,公主穿上那件杂毛皮袍,将钱藏在皮袍的暗袋中,然后又将泥巴抹在自己的身上头发上,装扮成一个流浪汉的样子,踏上了旅途。

    她先来到了东边的邻国,那里的人们觉得她的样子很奇怪,都很害怕她。但她经常在路旁讲故事,而那些故事他们从来没有听过,于是他们开始接近她,逐渐认识了她。能被这些人喜欢让她很高兴,于是她努力地回忆起在书上看到过的每一个有趣的故事,然后讲给他们听。可是,公主发现自己的故事已经讲完了,她告诉他们:“我没有故事可讲了。我没有故事可讲了。”于是他们立刻离她而去。

    公主只好离开了这个国家,而来到了西边的邻国。这里的人不爱听故事,而是对魔法研究有着强烈的爱好。公主在街头表演她从祭司那里学到的咒文,这里的人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古老的魔法,于是很多人都嘲笑她,因为吟唱咒文时她的声音变得又尖又细。“小丑,小丑,这一定是国王面前的弄臣。”公主无法继续歌唱,她停下来,眼泪从丑陋的脸颊滑落,滴在地面上,让那里的植物迅速地变得枯黄。“妖魔!妖魔!她一定是个善用黑魔法的巫婆!”西边邻国的居民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们的国王,国王下令驱逐这个邪恶的巫婆。“我不是巫婆!我是邻国的丑公主!我不是巫婆!我是邻国的丑公主!”公主大声地喊着,但没有人相信她。他们向她不停地丢石块,那些石块划伤了公主的身体。公主只能再次离开。

    她低着头,走了不知道多久。等到她累得受不了了,她停下来,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陌生的森林。森林里黑漆漆的,不知名的树像一个个妖怪一样。她害怕极了,但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走。突然,身边的草丛发出沙沙的响声,公主用她的杂毛皮袍裹紧自己,装成一头凶恶的大怪物,低沉着嗓音,说道:“是谁在哪里?”草丛里蹦出来三只兔子,穿着人类的衣服,一只大兔子,两只小兔子。大兔子被吓了一跳,但它立刻用它那结实的脚狠狠地踹起公主来。公主被踢得哇哇大叫:“我不是怪物,我是一个公主!”大兔子停下来,它扯下公主的兜帽,舒了一口气:“你瞧瞧,这都是你不好。谁让你装成这个鬼样子吓唬我们母女呢?”说完,它从身上的口袋里翻出一株植物,递给公主。公主看了看,认出了这是一种对伤口很有效、同时很稀有的草药。她一口将草药吞了下去,吞下肚的一瞬间,公主感觉伤口一点都不痛了,浑身暖洋洋的,就连肚子也不饿了。

    “谢谢您。”公主对大兔子说。

    “你说你是公主,可你脏兮兮的,又那么丑陋。你一定是个流浪汉。”大兔子拍拍自己的胡子,说。

    公主看这些兔子是好兔子,于是将自己的故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它们。大兔子听后抖了抖耳朵,其中一只小兔子来到公主面前,用自己的小爪子轻轻碰了碰公主的腿。“真可惜,听上去你的父亲原本就没有打算让你继承王位。”大兔子说。公主摇摇头,经过了之前的旅途,她并不觉得自己真的适合当女王。“我只是想让父亲为我骄傲。可现在,我感觉原来的生活是那么的空虚。”公主说。“你应当为自己感到骄傲,不是所有人能单枪匹马地闯进这片森林的”大兔子拉着公主的衣服下摆,“天已经黑了,快到我们家来吧。我来给你做我最拿手的胡萝卜汤喝。”

    公主跟着它们走,没一会儿来到了一颗大石头前。大兔子敲了敲石头,轰隆一声,石头前的地面向下打开了。公主跟着兔子们进去,走过了一道长长的阶梯,两旁的墙上有着许多可爱的油灯,将阶梯照得非常明亮。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很大的洞穴,里面布置得温馨可爱,家具餐具应有尽有。公主坐在一张小小的黄色板凳上,一只小兔子蹦过来,礼貌地说:“对不起,这是我的凳子。”于是公主坐在另一张小小的粉红色板凳上,另一只小兔子蹦过来,也很有礼貌地说:“对不起,这是我的凳子。”公主只好坐在剩下的最后一张蓝色的、稍大一些的凳子上。大兔子从厨房伸出头,大声说:“对不起,那张是我的凳子。”公主四下看了看,已经没有其他能坐的家具了,她只好坐在地上,但那里铺着许多被晒成金黄色的稻草,又柔软又暖和,公主反而觉得这里更舒服。

    铛铛铛,大兔子敲响了汤锅。两只小兔子拿着跟自己凳子一样颜色的汤碗,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公主四下看了看,没有找到任何多余的碗,她只能坐在原地不动。当兔子们端着盛满汤的碗坐在餐桌边时,公主闻着飘来的香味,刚觉得不饿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起来。“什么声音?听上去像打雷。”一只小兔子说。

    “什么声音?一定是个怪兽。”另一只小兔子说。

    “我们没有多余的碗了。你的个子那么大,就直接用锅子来喝吧。”大兔子说。

    公主捧着兔子家的汤锅,感觉很不好意思,但她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就捧起汤锅,将里面的汤咕嘟咕嘟地喝了个精光。“你可真不好意思。我们都只有一碗汤呢。”大兔子说。公主的脸通红:“我会为你们做任何事情来补偿的。”大兔子突然咯咯笑起来:“不用了。”说完,就跟小兔子们埋头在自己的碗里喝了起来。

    之后,公主在兔子家又住了几天,她称呼大兔子为兔子夫人,而两只小兔子因为年龄的区别而称作兔子姐姐与兔子妹妹。兔子姐姐有着非常美丽的皮毛,它以此为豪,时不时地就会对着镜子梳理起来。公主总是很想摸一摸那些光滑柔软的毛,但兔子姐姐的脾气很火爆,公主不敢这样做;但它对公主总是很友好,这让公主很高兴。兔子妹妹是个温柔但是异常坚毅的小兔子,它总是帮助兔子夫人做饭,而且手艺很好,做的一手好面包,更好的是,公主发现兔子妹妹也同样喜欢上古的传说,她们经常聊得很高兴。兔子夫人的脾气跟兔子姐姐一样,而且总是不在乎自己说出的话,有时候公主会觉得有些许冒犯,但她知道兔子夫人的本意不是这样,慢慢地习惯了。

    但是兔子家的热情款待总是让公主心生愧疚。又过了几天,公主提出要离开,兔子一家没有挽留她,但是告诉了她一个住的地方:“你沿着这条用碎石铺成的小路一直走,来到森林的另一端,那里有一个废弃的猎人小屋,你可以住在那里,祝你好运。”兔子姐姐给了公主一条美丽的草项链,兔子妹妹给了公主一大袋自己做的面包,兔子夫人则是给了公主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并告诉她,有麻烦可以随时来找她们。

    跟兔子们告别后,公主背着那些礼物,来到了那个小屋。她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让这个小屋变得温暖又舒适。她坐在打扫干净的餐桌前,吃着兔子妹妹送给她的面包。突然,她听到从远处传来海浪声。她从后门走出去,循着声音,来到了一片银白色的沙滩。蓝绿色的海水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岸上。公主高兴极了,谁能想到这片森林居然与一片海洋接壤呢?她将面包塞在口袋里,脱下鞋子,在海边愉快地玩耍起来。

    “你好。你的袍子闻起来真好吃。”一个声音传来。公主回头一看,在一旁的石头后躲着一个有着墨绿色、海藻般长发的女人。公主将面包递给女人,她闻了闻,没有吃,不知道放在了什么地方。

    “你是什么人?“公主好奇地看着她。她的皮肤非常白皙,还泛着淡淡的浅蓝色,她的眼睛是公主从来没有见过的深红色,像傍晚时分天边的霞光一样。公主看得有些入迷,甚至忘了眨眼。

    “我是居住在附件珊瑚礁的海妖。你是人类吗?“海妖看向公主。公主想起自己丑陋的样貌,赶忙用袍子挡住自己的脸。海妖游到公主面前,公主通过衣服的缝隙看到海妖水下的身体:那是八条章鱼一样的触角,灵活地在水下摆动着,让海妖的上半身浮在水面上。”你为什么要遮住自己的脸呢?“海妖好奇地问。“因为我的脸长得太丑了。我不想让你看到。”公主连声音都小的很多。

    海妖伸出手,掀开公主用来遮住脸的袍子与那细碎的短发:“你在说什么呀?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漆黑的头发,这么清澈明亮的眼睛,这么雪白光滑的肌肤。”

    公主怔了怔,说:“那是我原来的样子。可我现在明明又黑又丑,脸上还长满恶心的肉红疙瘩。我以前居住的地方,人人都叫我丑公主。”

    海妖说:“你一定是受到了诅咒。海妖能看穿一切创造虚假的魔法。你愿意来我家里玩吗?我想试试能不能帮你解除这个诅咒。“

    公主摇摇头:“可是我不能在水下呼吸。”

    海妖也无法离开海水。于是她给了公主一个小巧精致的海螺:”如果你想见我,就在这片海滩上吹响这个海螺,我一定会来的。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类,我有好多问题想要问问你。“公主答应了海妖,然后在夕阳下目送海妖的身影消失在遥远的水面之下。

    回到了家,公主看着这个海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从来没见过真正的海妖,她只在书上读到过这种美丽的生物。而她又与那魅惑人心的塞任如此相似,公主无法分辨她是不是真正的海妖。于是她将海螺挂在墙上,当作一个装饰品。

    可是只过去了一个月,公主无法忍耐了:她不止一次梦到了那墨绿色的头发,和那双明媚的眼睛。她刻了一条小木船,坐在里面,漂在海上,用力地吹响了那只海螺。不一会儿,远处的海面翻起水花,并朝她所站的方向而来。公主看到了海妖,海妖一边向她游来,一边向她打招呼。等她来到公主身边,绕着公主游了一圈,打量着她。

    “你好,海妖。”公主说。

    “你好,殿下。”海妖说。然后她推着公主的船,游过一块巨大的、上宽下窄的石柱,游过一片珊瑚礁,在一片平静的海域停了下来。“如果你能在水下呼吸,我就能让你看看我住的地方。”海妖趴在木船的边沿上,用手指指船下一片幽深的绿色。

    “在这一个月里,我经历了一件奇怪的事。”公主说。

    “哦?是怎样奇怪的事?”海妖好奇地问道。

    “当时与你告别后,我顺着海滩一直走,沿途捡了很多贝壳,打算回家用它们做一锅美味的汤。我身上的每一个口袋都装得鼓鼓囊囊的。可就在我准备回家的时候,海滩与森林接壤的地方,有一块小山那么大的石头,上面只有一道我手指那么宽的缝隙。’喂!喂!有人在哪里吗?‘当我走过那石头时,从缝隙里传来了一声尖叫,吓得我手里的贝壳撒了一地。我害怕地威胁说,是谁在里面?快点出来!不然我就朝缝隙里扔石头下去!’请不要这样做。我是一个妖精,在挖财宝的时候不小心,我美丽的长胡子卡住了,让我动弹不得。请帮帮我,请帮帮我。‘那妖精这样说。于是我将自己的发卡用石头磨锋利,再将它用一根藤曼拴住,从缝隙小心地放下去。感觉到手里的藤曼被轻轻扯了扯,我将藤曼再次拉上来,发卡不见了。’谢谢你。可是我不能割断我的胡子。这是我的骄傲。没有妖精有我这样漂亮柔顺的胡子。‘妖精说。可是我想不到别的能够救你的方法了,我对它说。它回答道:’请给我食物吧。不让我会饿死的。‘我将身上三分之一的贝壳扔下去。可是它说:‘我是一个成年的妖精。你只给我这么一点点,怎么能够我吃呢?‘我又将另外三分之一的贝壳扔下去。妖精又说:’我是一个成年的妖精。你只给我这么一点点,怎么能够我吃呢?你应该将你全部的食物都给我。‘我只好将身上所有剩下的贝壳都扔了下去。缝隙里传来咂巴嘴的声音:’好吃!好吃!谢谢你,好心的陌生人。‘说完,缝隙里掉出来几粒金砂,虽然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但还是将它们捡起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你一定要每天给我送来食物。不让我会饿死的。‘妖精这么说。我不希望它饿死在那里,于是答应了它的请求。它是我的朋友,可是他每一天都在要求更多的食物,我真的没办法给它找来那么多的食物了。”公主说。

    海妖撇撇嘴,两只光滑洁净的胳膊搭在公主腿上,说:“你被骗了,你这个傻瓜。那石头缝里并不只有一只妖精,而是一大群妖精住在那里。他们紧紧地挤在一起。石头下没有光,他们的胡子跟自己脚后跟的袍子缠在一起,每走一步就会被绊倒在地。但他们又不愿意从石头中出来,于是骗取过路生物的同情心,不停地给他们吃的,这样他们才不会饿死。但他们是贪婪的妖精,他们最初就是因为金矿才去往地下,那些金砂是他们用来诱惑你的东西。你只要将那些金砂中的金子提炼出来,把那个金块扔下去,他们就会因为贪婪而互相争斗,就再也不会用’朋友‘这样的借口来束缚你了。“

    公主点点头。海妖接着说:“我告诉了你这个好办法,现在请你告诉我关于人类的事吧。”于是公主告诉了她自己的故事,只是将故事里的自己换成了一位编造出来的公主。海妖听了,气愤地用自己的触手拍打着水面,扬起的水花像个小瀑布一样。“人类原来是这样冷漠无情吗?”她看着公主,那双眼中倒映着天边紫红色的云彩。

    公主摇摇头,说:“其实,我自己也没办法下结论。关于人类,还有很多的故事,我会都讲给你听。”海妖开心地游了好几圈,然后将公主的船推回公主家附近的海域。当公主回到家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星光是如此璀璨明亮。

    又过了一个月,公主又按捺不住去找海妖。她们又来到相同的地方。

    “最近我又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公主像海妖那样趴在船边,只不过海妖的下半身在水中,公主的下半身呆在船上。

    “怎么了?又是怎样奇怪的事情?”海妖问。

    “我的房子后面有一条小溪。那条小溪非常干净,溪水甜美,我每天都要打那里的水做饭饮用。可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那条小溪原本清澈的水变成了红褐色,还散发出一股怪味。我沿着小溪来到了源头,看到有一头受伤的鹿趴在那里,它腿上的伤口已经腐烂了,血水跟脓水跟溪水一起留下。我想要治疗它,可是它的身边守着另一头鹿,头上的角有花岗岩那么坚硬。一旦我靠近那只受伤的鹿,另一只鹿就站起来,低下头,用那双可怕的角对着我。我试过用食物来引导它们离开水源,但它们对那些鲜嫩的蔬菜水果不理不睬,还用蹄子在空中挥舞示威。但那只受伤的鹿实在是太可怜了,这样下去,它会死在那里的。而这条小溪也就彻底毁了。”

    海妖一边看着公主的手在水下把玩着自己的长发,一边听公主说。听完之后,她叹了口气,说:“你可真是个笨蛋。那些不是什么鹿,而是住在森林里的精灵。她们是最爱恶作剧的。其中一个变成受伤的样子,吸引你这样的笨蛋去医治她;另一个变成强壮的样子,吓唬那些被迷惑的生物,甚至会把他们变成一朵蘑菇或者是一只虫子。但是破解的办法非常简单:那两个精灵是一对伴侣,但她们都非常自恋顽固,一旦犯错,绝对不会向对方低头。你只要准备一堆上好的贡品,但只供奉在其中一个精灵的神庙里,她们就会因为谁得到的贡品多而吃醋,然后吵很久的架。你趁她们吵架的时候,将精灵最害怕的铁制器具摆在水源旁边,她们就再也不能靠近那里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么无聊的事了。现在给我讲人类的事吧。”

    公主一边听,一边将海妖水下的头发编成辫子,然后给海妖讲了她在邻国旅行时的事。海妖听得生气极了,她不停地潜进水里,然后又高高地跃出来,引得公主大笑起来。海妖停下来,戳着公主的额头:“你为什么要笑呢?我现在可真生气呀!人类居然是这样自私的吗?”

    公主摇摇头,说:“为了好处才聚集在一起,没有好处了自然就要分开。刚开始所有经历这些的人都很难过,但之后慢慢地也都不在乎了。”说完,公主手里的活也做的差不多了。她将编好的辫子盘在海妖的头上,像顶花冠一样。海妖不生气了,再次将公主送回了公主小屋附近的海域。同上一次一样,等到公主回到家,天已经很黑了,天空中的星星稀疏了很多,但还是那么明亮美丽。

    又过了一个月,公主又克制不住想见海妖的心情。于是她们再次在海上相见,方法同前两次一样。

    “说吧,这次又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海妖的嘴里含着一条海带,她像吸面条一样将海带吞下肚。

    公主望着远方,喃喃地说:“这一次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而是我讲给你的第一个故事中的流浪公主收到了父母寄来的信。他们说,和善的大祭司过世了,急性子大祭司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苛求,不再急躁。而他们的儿子,她的弟弟,并没有做国王的志愿,而是希望成为一个神射手,于是他偷偷地离开了王宫,去寻找一个本领高强的猎人学习射箭的本事去了。现在国王为了继承人的位子发愁,他希望公主能够回去,他愿意将改革过后的君主立宪制的新王国交给她。王后在王子离开后的日子里似乎意识到了她以前对待公主的不妥,在信中诚挚地道了歉,也希望公主能早日回家。“

    海妖盯着公主看了看,说:“那么那位公主会怎么做呢?“

    公主摇摇头,说:“她还没有想好。“

    海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说:“在你走之前,我希望你能来我家玩。就算是离得远远的看一眼也好。”公主惊讶地看着海妖,但她什么也没说。海妖送公主回家的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等到公主回了家,天还是亮的,所以看不到任何星星。

    之后,公主努力地回忆着她学过的所有东西,终于想起了祭祀家中一本古籍里记载的魔法,能够让人在水下呼吸,但代价是在水下的这段时间里不能讲话,而且在回到水面的上浮过程中不能回头看,否则肉体与灵魂将会永远分开,虽然能活着回到岸上,但会变成一个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

     要准备的材料很多,她在森林中寻找了整整一个月,终于找齐了所有需要的材料。公主划着小船来到了她与海妖碰面的地方,将身上的杂毛皮袍脱了下来放在船上。然后喝下了小瓶中的魔药,跳入水中。

    海水很凉,但慢慢地变得温暖起来。公主的眼睛在水下睁开,惊奇地看着自己安然无恙地在水下畅游。她依照记忆,游过那块上宽下窄的巨石,那块巨石比想象中的还要大,水面下的石头底部变得越来越细,最后像一根针一样向公主视线无法企及的地方延伸下去;然后是珊瑚礁,雪白雪白的,像一块特大的核桃仁。其中有许多颜色艳丽的鱼游来游去;然后来到了那片泛着幽绿色的海水。公主向下游去,细小的海藻与团成小块的海泥从她的脸颊旁边擦过。她一直游,直到看到了一条沉船。她从船壁的一处缺口钻了进去,那里有许多坚硬的藤壶,划烂的公主的裙子还有身体,但公主忍住疼痛,继续向船的深处游去。

    公主找遍了整条船,直到打开船长室的大门,才看到海妖。

    海妖睡在那张船长椅上,触角软绵绵地在水中漂荡着,像她美丽的头发一样。海妖睁开眼睛,她惊喜地看着公主,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飞速地游过去,抓住公主的手不停地转着圈。

    “真高兴你能来。我真的太高兴了。来吧,我来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海妖的皮肤在水中泛着微微的荧光,像是她的身体里住着一群星星一样。公主真想对她说话啊,但违背咒语所要付出的代价太过惨痛了,公主只能沉默不语。

    海妖的朋友不多:有一条胖胖的、肚皮上紧贴着一只寄居蟹壳的锤头鲨,海妖说那里面曾经住着胖鲨鱼的宠物寄居蟹,但那只蟹很早以前就死掉了,为了不让胖鲨鱼难过,海妖和她的朋友们一直没有告诉它那只是个空壳。胖鲨鱼很害羞,没有同公主打招呼,自顾自地游走了;有一条电鳗,作为鳗鱼,它已经很老很老了,虽然现在只能电一电那些小鱼来捉弄它们,但海妖说它以前有那么厉害,就连深海的大王乌贼都畏惧它的电能;有一丛海葵,红色的身体与触须在水中摇来摇去;还有几只水母,因为有毒,所以它们从来没有拥抱过其他生物。公主向海妖的朋友们点点头,不发一言。当它们离去时,公主听到它们在小声私语,抱怨这是个没有教养的女孩。公主很想道歉,但她一句话也不能说。

    然后海妖带着公主来到她的收藏室,这里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些还包裹在一个个透明的气泡中,其中包括公主曾经送给海妖的那块面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那块面包看起来还是很干燥,也没有长出霉菌。“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海妖自豪地在房间里游来游去,看看这里摸摸那里。她让公主随便挑喜欢的东西,公主不能说话,只能摇摇头。

    “你今天真奇怪。你是不是不舒服?”海妖问她。公主摇头。

    “是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吗?“海妖又问。公主听海妖这样说,但不能回答,只能拼命地摇头。

    海妖没有得到回答,有些泄气,但她立刻恢复了精神,只是苦笑着对公主说:“对不起,难得你来我家,我却不能帮助你解除诅咒。“公主摸摸自己的脸,抿起嘴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海妖摸着公主的已经长长的头发,放在脸庞,轻轻地说:”你该回家了。一路小心。有什么事情就吹响那个海螺。“说完,海妖将公主送出船舱。公主想回头看,但咒语提醒过,在上浮的过程中不可回头去看,否则诅咒同样会降临。公主一边游一边哭,但同样是水的眼泪立刻消融在海水中,公主感觉不到泪水,只是感觉胸膛里涨涨地,让她快要沉溺在这大海里。

    公主来到了小船停靠的地方。她上了船,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她想吹响那个海螺,就捏在她手里,但她还是划着船,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第二天天不亮,公主就醒了。太阳还没升起,整个天空只有启明星在闪闪发光。公主站在齐腰深的海水中,吹响海螺。但一直等到太阳出现在海平面,将海水染成一片金黄,海妖依旧没有来。公主一连这样做了六天,等到第七天早晨,才有生物回应她,但来的不是海妖,而是海妖的朋友胖鲨鱼。他告诉公主,海妖生病了,那片海域已经不适合她再生活下去,于是她去了海妖的故乡,一个藏在大海深处,没有人能够找到的水下城市。胖鲨鱼将一缕墨绿色的头发递给公主,说这是海妖留给她的,很抱歉因为生病不能帮公主解除诅咒,但海妖的头发也有着奇特的魔力,她希望公主能自己找到接触诅咒的方法。她希望有一天还能再次见到公主。

    公主心怀感激地收下了头发,目送胖鲨鱼远去。她回到家,想到她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告诉她。她想告诉她,她没有让那些缝隙里的妖精互相争斗,而是将那条缝隙凿出一个大洞,然后将那些跑出来的妖精狠狠地揍了一顿;她也没有让那对精灵相互争吵,而是根本不理睬她们,觉得无趣的精灵自动离开了水源;她给王国回了信,说明自己并不适合继位,而是希望国王重新挑选真正适合当新国王的人。

    她想给海妖讲一个故事,关于一个公主如何遇到了一个海妖。也许有一天,她还能够见到她,也许她的病完全好了,也许她成功解除了诅咒,也许那时她能把想说的话全部说给她听,也许她不能。

    至于最后到底怎么样,没有人知道,听说有不小心闯进那片森林的人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有穿衣服的兔子,抬着宝石的妖精,吵起架来整个森林就会起雾的精灵,还有一个,一下子很美丽,一下子又变得很丑陋的巫婆。但最让人惊奇的是,那片森林的尽头居然就是大海,洁白的沙滩上有一条破烂的木船。

The End. 

----------------------------------------------------------------------------------------------------------------------------------

    在网上随便搜图玩的时候看到这几张图,虽然跟文中很多细节不一样,但很奇妙地贴合我想象中的公主与海妖。【好像文章里图片水印不能去,特此声明,这些照片不是我的作品,创作者的名字写在下面】


裙子很像章鱼触手,很美


前往海妖家的公主


不可回头,无法回头


“公主感觉不到泪水,只是感觉胸膛里涨涨地,让她快要沉溺在这大海里”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图一、二、三的拍摄者与模特为Von Wong与他的团队

图四拍摄者为Rafael Ohana,模特兼化妆师则为Gwen Von Soudukë.

感谢他们美丽的摄影作品。


评论(2)
热度(7)
© MiddleofNight | Powered by LOFTER